手機版 | wap版 | 網站主頁 | HOME | 3G網頁
<button id="ebrgs"><acronym id="ebrgs"></acronym></button>

<dd id="ebrgs"></dd>
<button id="ebrgs"></button>
      1. <progress id="ebrgs"></progress>
        <tbody id="ebrgs"><track id="ebrgs"></track></tbody>
        <em id="ebrgs"><tr id="ebrgs"></tr></em>

        不沉俾斯麥 / 兩漢三國 / 劉備在徐州為何眾叛親離,幹得還不如陶謙...

        分享

           

        劉備在徐州為何眾叛親離,幹得還不如陶謙?|文史宴

        2020-01-13  不沉俾斯麥

          徐州,絕對是劉備心中一個揮之不去的痛。

          陶謙時代的徐州,戶口百萬、步騎十萬、穀米豐贍,能與曹操爭衡。而陶謙死劉備繼,不到兩年,強盛的徐州土崩瓦解,劉備一度窮途末路,遭徐州多方勢力圍堵,被逼到要吃人肉的地步。

          從援徐州,到領徐州,再到丟徐州,他究竟面對的是怎樣的形勢急轉?《蜀書·先主傳》直言極少,但通過多種資料,這段劉備的黑歷史其實不難窺探。

          前任:文武雙全的名將陶謙

          1

          首先,看劉備在徐州的前任,陶謙。

          《三國志》載,陶謙,子恭祖,丹楊人。注意《吳書》補記的三個背景:

          陶謙父親,餘姚長(會稽下面的屬縣);故蒼梧太守同縣甘公把女兒許給陶謙;廬江太守張磐,是陶謙同郡前輩,「與謙父友」。

          可見陶謙的家族在丹楊有門第、有家世。

          履歷上,陶謙先在本州(揚州)、本郡(丹楊郡)出道,「為諸生,仕州郡,舉茂才、除盧令」,「拜尚書郎,除舒令」,不久畫風一轉,西方羌亂,「召拜謙揚武都尉,與嵩征羌,大破之。」有了武功,上升通道打開,成為幽州刺史,繼續邊地歷練,等到黃巾起,被任命為徐州刺史,參與平定徐州黃巾。

          極被低估的陶謙

          陳壽對於陶謙在徐州的評價極污,《三國志·陶謙傳》:

          是時,徐州百姓殷盛,穀米豐贍,流民多歸之。而謙背道任情:廣陵太守琅邪趙昱,徐方名士也,以忠直見疏;曹宏等,讒慝小人也,謙親任之。刑政失和,良善多被其害,由是漸亂。

          事實上,陶謙在徐州幹得有聲有色。武功方面,帶來一批丹楊兵,又提拔泰山人臧霸、孫觀,平定了徐州黃巾;文的方面,起用趙昱、王朗、陳登等徐州名士。

          同樣是陳壽寫的《三國志·陳登傳》:

          是時,世荒民飢,州牧陶謙表登為典農校尉,乃巡土田之宜,盡鑿溉之利,粳稻豐積。

          以上固然是陳登的業績,難道就不是陶謙的功勞?而王朗,趙昱等名士都是跟隨陶謙吃肉喝湯:

          時漢帝在長安,關東兵起,朗為謙治中,與別駕趙昱等說謙,謙乃遣昱奉章至長安。天子嘉其意,拜謙安東將軍。以昱為廣陵太守,朗會稽太守。

          但是,陶謙確實很有問題,「下邳闕宣自稱天子,(陶)謙初與合從寇鈔,后遂殺宣,並其眾。」這說明,陶謙不反對搶劫(寇鈔);正因為這一點,加上放縱丹楊兵,陶謙部下出現了不可控制的人物——丹楊兵頭目笮融。

          「謙使督(笮融)廣陵、̨城運漕,遂放縱擅殺,坐斷三郡委輸以自入。」隨著閱歷增長、經驗加深,笮融逐漸成為漢末縱橫徐、揚兩州的著名暴徒、殺星。

          陶謙旗下另一個殺星,叫張闓。韋曜《吳書》說,曹操東迎曹嵩,「輜重百餘兩。陶謙遣都尉張闓將騎二百衛送,闓於泰山華、費間殺嵩,取財物,因奔淮南。」逃到淮南袁術處后,張闓受袁術委派,前往陳國(豫州下的郡國)施計謀殺了陳王劉寵和陳相駱俊,直接導致這個人口過十萬的大郡陷入動蕩,被袁術收入囊中。

          徐州五名將之催命判官張闓

          臧霸、孫觀、笮融、曹豹、張闓,是陶謙時代的能獨擋一面的徐州五大名將。臧霸、孫觀與武力值、智力值恐怖的張闓就不說了,笮融後來在江東與孫策相抗衡,曹豹先與劉備並列、后在下邳帶領丹陽兵力挫張飛,都是有著驚人的戰歷。以上種種,都能顯示出陶謙的識人用人水平。

          劉備入徐州、領徐州

          2

          初平三年的形勢,《三國志·武帝紀》:

          袁術與紹有隙,術求援於公孫瓚,瓚使劉備屯高唐,單經屯平原,陶謙屯發乾,以逼紹。太祖與紹會擊,皆破之。

          發乾位於曹操東郡的核心,陶謙進駐發乾,幾乎要從南到北穿過整個兗州,難度極高,上說不一定靠譜。但可以肯定,陶謙與曹操翻臉確是事實。初平四年夏,陶謙進取兗州,取「泰山華、費,略任城」,泰山郡與徐州相鄰,劫殺曹嵩,或在此期間。

          同年秋,曹操征徐州,公孫瓚所署青州刺史田楷,與同駐青州的私似署平原相劉備南援陶謙,劉備的徐州之路從此展開。

          曹操征徐州有兩次,第一次主戰場在̨城國與東海國,曹操攻下十餘城,至̨城大戰,陶謙方大敗,「死者萬數,泗水為之不流。」陶謙退至州都郯縣,曹操糧盡退兵。

          第二年(興平元年,公元194年)春,曹操略地琅邪國和東海國,在郯東擊破劉備與陶謙部將曹豹。由於根據地被人賣了,曹操不得不回去跟呂布搶兗州。沒多久,陶謙病死,劉備領徐州。

          關於陶謙向劉備讓徐州的說法,正史如《三國志·陶謙傳》、《後漢書·陶謙傳》都未提到,只是在《三國志·先主傳》提到一句:「謙病篤,謂別駕麋竺曰:'非劉備不能安此州也。』謙死,竺率州人迎先主。」

          問題是,劉備當時被陶謙表舉為豫州刺史,駐地小沛,位於豫州。如果陶謙決意要把徐州讓給劉備,則按理當早作打算接人過來,而不是把劉備派駐在豫州。

          除麋竺外,參與迎劉備的另一大推手是下邳人陳登。

          湖海豪士陳元龍

          《三國志·先主傳》記陳登語劉備:「今漢室陵遲,海內傾覆,立功立事,在於今日。彼州殷富,戶口百萬,欲屈使君撫臨州事。」上述對白並未提陶謙意願,「欲屈使君撫臨州事」暗指這或是以陳登為代表的眾人意願。

          漢末至西晉,動蕩割據區域的州主繼承,往往不由前任或朝廷意願,純由州中核心長吏和豪族把控,如益州劉焉也是死得很突然,「州大吏趙韙等貪璋溫仁,共上(劉)璋為益州刺史。」

          全面動蕩的開始

          3

          劉備初領徐州的時候,按陳登說法,「戶口百萬」、「今欲為使君合步騎十萬」,應該還是非常可觀的。但事實是,劉備入主徐州后,許多地方出現了失控。

          東漢徐州分五大郡國,琅邪國在徐州北部,̨城國、東海國、下邳國在徐州中,廣陵郡在徐州南部。

          徐州州郡形勢

          《魏書·臧霸傳》稱:

          黃巾起,霸從陶謙擊破之,拜騎都尉。(臧霸)遂收兵於徐州,與孫觀、吳敦、尹禮等並聚眾,霸為帥,屯於開陽。

          開陽,是東漢琅邪國的首府,且拒徐州州治郯不遠。從臧霸任陶謙騎都尉,到聚眾屯開陽自成一方勢力中間,有明顯的時間和事件斷層,《三國志》沒有交待臧霸是在什麼時期、從誰的旗下獨立。

          而從曹操第二次征徐州略地琅邪來看,琅邪國當時主要勢力仍是陶謙與曹操兩方,臧霸不可能在這一時期拿下琅邪的首府開陽。所以,琅邪的形勢變化、或者說臧霸的反水,大概率發生在劉備領徐州后。

          徐州五名將之鎮三山臧霸

          臧霸在琅邪的獨立,嚴重影響到了劉備的青州盟友孔融:劉備領徐州后,即推薦孔融領青州刺史。孔融的根據地北海都昌,與劉備之間,隔著琅邪國。臧霸沒反時,劉備能與孔融雙方一時間能順暢往來,但臧霸一截斷琅邪就出事了。

          建安元年(公元196),孔融在北海遭到袁譚進攻棄城逃亡,在此過程中,未看到劉備對孔融的支持、孔融也沒有選擇投奔徐州,最終應許都的獻帝之召,入朝擔任將作大匠。

          徐州的南部的關鍵人物,是笮融和廣陵太守趙昱。

          關於笮融的動向,《吳書·劉繇傳》:「曹公攻陶謙,徐土騷動,融將男女萬口,馬三千匹,走廣陵。」而《謝承後漢書》記作:「賊笮融從臨淮見討,迸入(廣陵)郡界。」

          《三國志》稱笮融是因為曹操征徐州震動而奔廣陵;《謝承後漢書》則稱笮融是受到攻擊而轉入廣陵。從作者身份來看,陳壽是三國蜀末晉初的益州人;謝承是揚州會稽人,生活在孫權時代,曾任武陵太守,其姐又是孫權的謝夫人,無論是從時間還是地域,謝承都更有優勢,能直接接觸到不少因漢末動亂渡江的徐州名士。

          而從《謝承後漢書》看,笮融在下邳南部的臨淮地區遭到討伐,進入廣陵地界,太守趙昱「將兵拒戰,敗績見害。」笮融是在後有追討,前有拒戰的情況下進入廣陵,大掠廣陵之後渡江,這也從側面反映,來自後方的勢力令他極為顧忌。

          徐州五名將之花和尚笮融

          到底是因為曹操征徐州還是劉備領徐州,導致的笮融南走?陳壽方面提供的信息有些單薄,從《謝承後漢書》提供的信息看,基於劉備的可能性較大,否則同為徐州地方官員的趙昱,不可能對笮融「將兵拒戰。」而且趙昱敗戰後遭到笮的慘酷報復,全傢俱滅。

          笮融流竄廣陵、前往江東的結果,導致徐州南部的廣陵出現真空,袁術輕易進入,一度任命吳景為廣陵太守,與劉備爭奪徐州。

          張飛+丹楊兵+呂布+下邳陳氏

          劉備徹底崩盤

          4

          劉備與陶謙另一員大將曹豹以及丹楊兵的矛盾也後來激化。王粲《英雄記》:

          備留張飛守下邳,引兵與袁術戰於淮陰石亭,更有勝負。陶謙故將曹豹在下邳,張飛欲殺之。豹眾堅營自守,使人招呂布。布取下邳,張飛敗走。

          《呂布傳》后附註的《英雄記》進一步描述了細節:

          布水陸東下,軍到下邳西四十里。備中郎將丹楊許耽夜遣司馬章誑來詣布,言「張益德與下邳相曹豹共爭,益德殺豹,城中大亂,不相信。丹楊兵有千人屯西白門城內,聞將軍來東,大小踴躍,如復更生。將軍兵向城西門,丹楊軍便開門內將軍矣'。布遂夜進,晨到城下。天明,丹楊兵悉開門內布兵。佈於門上坐,步騎放火,大破益德兵,獲備妻子軍資及部曲將吏士家口。

          曹豹、丹楊兵與張飛的衝突顯示,劉備在徐州幾年,並沒有把丹楊兵真正納為己用,反而存在激烈矛盾。以中郎將許耽為代表的丹楊兵極度擁戴曹豹,曹豹被殺后寧可投向呂布讓徐州換主人,丹楊兵聞呂布來,「大小踴躍,如復更生」。

          徐州五名將之小溫侯曹豹

          在琅邪,「臧霸、孫觀、吳敦、尹禮、昌豨各聚眾。布之破劉備也,霸等悉從布。」

          劉備遭到呂布偷襲之際,以陳登為代表的徐州頂級豪門,也沒有站到劉備一邊,動亂后陳登一度留在呂布身邊。

          下邳陳氏這類豪族,既是州中長吏,又是握有大量部曲的一方豪門,有著自己的利益輸訴求。他們的核心利益,從陳登父子後續的行動也可窺一斑。陳登之父陳珪,在呂布奪取徐州后仍擔任沛相,完全沒受影響,名義上似乎附屬呂布,但實際存有獨立性,甚至開始策劃直接與曹操交涉。

          《三國志·呂布傳》:

          (陳)珪欲使子登詣太祖,布不肯遣。會使者至,拜布左將軍。布大喜,即聽登往,並令奉章謝恩。」曹操見到陳登后,即增(陳)珪秩中二千石,拜(陳)登廣陵太守。臨別,太祖執登手曰:'東方之事,便以相付。令登陰合部眾以為內應。

          從以上結果可見,獲得地方官的正式任名、取得實權,才是陳登的追求。對比同一時期的益州,助劉璋上位的趙韙、龐羲都得到了回報,獲得地方上的兵權和太守之位。而同樣在徐州幫劉備上位的陳登則沒有。

          善於識人、能得人心的劉備、和「湖海之士」的豪傑陳登,並沒有因為讓徐州事件結下深厚緊密的主從關係。最終,擁有沛國的陳珪、陳登父子先向呂布靠攏、繼而把呂布賣給曹操,獲得了更實際的利益。

          丟徐州發端於可疑的「讓徐州」

          5

          陶謙時代的徐州,是一個本土豪門、丹楊兵、地方名士以及臧霸、孫觀這類流民將領等多種勢力的混和體,陶謙自身擁有極強的軍力(丹楊兵)、威望、官途、戰績以及極強的整合能力,方能將上述勢力整合在一起,勉強能與曹操抗衡。

          與陳壽對陶謙的差評相反,當時的徐州名士張昭,對陶謙有極高的評價,陶謙死後,張昭等寫哀辭一篇,辭曰:

          猗歟使君,君侯將軍,膺秉懿德,允武允文,體足剛直,守以溫仁。令舒及盧,遺愛於民;牧幽暨徐,甘棠是均。憬憬夷、貊,賴侯以清;蠢蠢妖寇,匪侯不寧。唯帝念績,爵命以章,既牧且侯,啟土溧陽。遂升上將,受號安東,將平世難,社稷是崇。降年不永,奄忽殂薨,喪覆失恃,民知困窮。曾不旬日,五郡潰崩,哀我人斯,將誰仰憑?追思靡及,仰叫皇穹。嗚呼哀哉!

          儘管張昭與陶謙不對路,但還是全面歌頌了陶謙一生。

          張昭親陶謙而疏劉備

          相比陶謙,劉備當時的情況極為尷尬,入徐州時,「自有兵千餘人及幽州烏丸雜胡騎,又略得饑民數千人。」根本壓服不了陶謙長久以來經營的丹楊兵集團以及北邊的臧霸集團;而下邳的陳氏,不算沛國的陳珪勢力,僅陳珪的堂兄弟陳瑀,在徐州的私人部曲就接近四千人左右,劉備沒落後,陳瑀一度自己在廣陵北部拉起了山頭。

          從戰績看,劉備在徐州打的兩場抗曹大戰,尤其第二戰在郯縣東打的還是敗仗。沒有紮實戰績可以服人。

          資歷上說,入徐州前,劉備僅是公孫瓚私署的領平原相,實際只是私署青州刺史田楷名下的陪臣。下邳陳氏則是與袁氏平起交遊的漢朝三公門第,當時刺史郡守一大把。

          其實無論哪一條,當時的劉備都沒法跟之前的陶謙相比。

          沒見過世面的劉備還搞不定徐州

          理明白上述情況,再看下邳陳登父子後來在劉備、呂布、曹操之間的倒向與利益點,就不難發現,當初陳登等人迎立劉備為州主,絕對是別有用心。

          陳登當初跟劉備說,「今欲為使君合步騎十萬,上可以匡主濟民,成五霸之業,下可以割地守境,書功於竹帛。」真等劉備落難時,陳登這十萬步騎在哪裡?

          另外,陶謙臨終前所說的:「非劉備不能安此州也」是真是假沒人知道,即使說了,從結果看也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反諷段子。

          劉備既無法壓制北面的臧霸,也沒有收拾好笮融南走掃蕩廣陵留下的殘局,而在徐州集團核心,也沒統合好陶謙舊將曹豹、丹楊兵和以陳登為代表的豪族,導致矛盾積聚,在與袁術大戰的要命的時候爆發出來。

          眾叛親離之下,劉備舉目無援,帶著僅剩的一點兵力轉戰到廣陵郡東北端的海西,情況極慘:「備軍在廣陵,飢餓困踧,吏士大小自相啖食,窮餓侵逼。」最後只能投降呂布,被呂布網開一面收留。

          黑歷史背後:徐州的人心向背

          6

          劉備剛領徐州的時點上,基於徐州自身的實力來看,明顯要好於同時期被呂布奪去兗州的曹操,以及剛剛渡江的孫策,但最終劉備沒能藉助徐州成就霸業,是受徐州的形勢所限,也是受其自身實力、威望、手腕所限,無法像陶謙那樣威服和統合徐州的各方勢力。

          陶謙舊將與丹楊兵反抗、笮融席捲廣陵、下邳陳氏離心、臧霸獨立等內部因素,導致劉備在袁術、呂布面前迅速崩盤。

          作為對比,曹操在兗州遭呂布偷襲,僅剩三城的情況下,得到荀彧、程昱等人死撐、逐漸翻盤,而劉備在徐州則是牆倒眾人推,很明顯,跟劉備在徐州的舉措有關。

          劉備在徐州期間做了那些動作?陳壽《三國志·先主傳》等完全沒有提唯一可見的就是王粲《英雄記》記載的「陶謙故將曹豹在下邳,張飛欲殺之。豹眾堅營自守,使人招呂布。」「張益德與下邳相曹豹共爭,益德殺豹,城中大亂。」

          對於這段堪比關羽失荊州的黑歷史,《三國志·張飛傳》完全就略去了張飛在徐州的信息。

          張飛失徐州,堪比關羽失荊州

          除了前期的下邳陳氏與東海麋氏外,劉備領徐州后也完全沒得到其它徐州豪門和名士的支持,仔細整理漢末徐州士人的動向,能說明不少問題。

          ̨城人張昭,陶謙死時尚在徐州,還能給陶謙寫哀詞,之後沒有被劉備任用的記載,而是現身於江東。說明是在陶謙死後渡江。

          張紘字子綱,廣陵人。。。避難江東。孫策創業,遂委質焉。張紘渡江,應是在笮融席捲廣陵之後。

          徐奕字季才,(琅邪)台湾人也。避難江東,孫策禮命之。奕改姓名,微服還本郡。太祖為司空,闢為掾屬。

          陳矯字季弼,廣陵東陽人也。避亂江東及東城,辭孫策、袁術之命,還本郡。等到陳登任廣陵太守時,請陳矯為功曹。

          徐宣字寶堅,廣陵海西人也。避亂江東,又辭孫策之命,還本郡。與陳矯並為綱紀。

          上述徐州人,避難地全部是江東。其中幾個特例:徐奕、陳矯、徐宣是在徐州或廣陵初步穩定后又回徐州,響應曹操集團的任用。而此類行動反映:導致他們逃往江東的,並非曹操的兩次東征徐州,那麼就極可能是劉備、呂布領徐州期間的事。

          徐州雖然只有五個郡國,但本身的名門、名士極為繁盛,後來的江東孫權勢力中,大批重臣如二張、諸葛瑾、步騭、魯肅、呂岱、徐盛等都出自下邳、廣陵、琅邪等徐州地區;

          而曹操控制徐州后,琅邪王氏、諸葛氏、下邳陳氏以及廣陵二徐一陳均為曹氏所用。唯獨劉備在徐州竹籃打水一場空,入蜀時除了麋氏兄弟和在荊州半路上車的諸葛亮兄弟,身邊基本沒有其它徐州人士的記載,由此或可略窺劉備領徐州時的人心向背。

          最後,結合正史多條資料,腦補一下《三國志·先主傳》徐州部分(大司馬按:此系宗渡兄自撰古文)

          曹公征徐州,徐州牧陶謙遣使告急於田楷,楷與先主俱救之。時先主自有兵千餘人及幽州烏丸雜胡騎,又略得饑民數千人。既到,謙命大將曹豹以丹楊兵四千助先主,先主遂去楷歸謙。謙表先主為豫州刺史,屯小沛。興平二年,曹公再征徐州,先主與豹要之,大為曹公所破,時呂布襲兗州,曹公還。

          是年,陶謙死,徐州大吏陳登等發遣謙二子商、應,推先主領州事,時徐方尚有戶口百萬、步騎十萬。時先主在豫州,辟穎川陳群為別駕,群說先主曰:'袁術尚強,今東,必與之爭。呂布若襲將軍之後,將軍雖得徐州,事必無成。」先主不能用,遂領徐州,后大為術、布所破,恨不用群言。

          謙故將下邳相笮融督廣陵、̨城運漕,放縱擅殺,坐斷三郡委輸以自入。先主意不能平,討之於淮浦,融遂南奔廣陵,殺太守趙昱,縱兵大略以渡江。

          先主用曹豹行下邳相,以麋竺等為偏將軍,而登自以擁戴功,從先主求廣陵太守不能得,遂與有隙。興平二年,呂布為曹公所破,投徐州,先主以布屯小沛,登父沛相陳珪與布深相結托,共謀先主。

          建安元年,先主與袁術戰於淮陰,留張飛與曹豹守下邳。飛與豹不相能,遂殺豹。然豹甚得丹楊兵之情,豹死,登與中郎將許耽謀,引丹楊兵迎呂布。布取下邳,張飛敗走,先主妻子盡為所擄。

          先主聞之,引兵還,比至下邳,兵潰。收散卒東取廣陵,與袁術戰,又為術廣陵太守吳景所破,轉軍海西,飢餓困踧,吏士大小自相啖食,窮餓侵逼,偏將軍麋竺於是進妹於先主為夫人,奴客二千,金銀貨幣以助軍資;於時困匱,賴此復振。而呂布復追先主與東海,時陶謙故將臧霸、孫觀、吳敦、尹禮、昌豨各聚眾以應布,陳珪從兄瑀亦起兵於廣陵,先主窘極,遂降於布。

          布令先主還州,付以下邳小沛之地,以求並勢擊術。時布具刺史車馬童僕,發遣備妻子部曲家屬於泗水上,祖道相樂。

          先主遣關羽守下邳,自還小沛,遂以鈔略商旅、收合流散為事,復得兵萬餘人。爾後布使人齎金欲詣河內買馬,為先主兵所鈔。布由是遣中郎將高順、北地太守張遼等攻備。九月,遂破沛城,先主單身走投曹公,妻息大為布所獲。此皆建安元年事也。

          初,先主迸竄廣陵,乏食,頗掠人為食;民盡困甚,以至吏士大小自相啖咀。故大失徐土之望,廣陵之人皆畏之如虎狼,繼笮融亂后,由此渡江歸孫氏者甚眾,終無從先主者。至陳登臨廣陵及曹公定徐州,復有人北還。

          后先主殺車胄,再謀徐州,旋為曹公所破,以不得徐土之和,終不能再起。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路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裡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繫。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button id="ebrgs"><acronym id="ebrgs"></acronym></button>

          <dd id="ebrgs"></dd>
          <button id="ebrgs"></button>
              1. <progress id="ebrgs"></progress>
                <tbody id="ebrgs"><track id="ebrgs"></track></tbody>
                <em id="ebrgs"><tr id="ebrgs"></tr></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