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 wap版 | 網站主頁 | HOME | 3G網頁
<button id="ogvtn"><acronym id="ogvtn"></acronym></button>

<dd id="ogvtn"></dd>
<button id="ogvtn"></button>
      1. <progress id="ogvtn"></progress>
        <tbody id="ogvtn"><track id="ogvtn"></track></tbody>
        <em id="ogvtn"><tr id="ogvtn"></tr></em>

        浩然文史 / 待分類 / 梁啟超的政治「處女作」,這個只維持數月...

        分享

           

        梁啟超的政治「處女作」,這個只維持數月的組織,意義可不小

        2020-01-13  浩然文史

        我國自古就有「學會文化」,自北魏時期文人們就開始通過集會的形式進行學術交流,比如明朝王守仁的惜陰會。類似學會大多畏懼朝廷忌憚,其活動內容不涉及政治方面。隨著19世紀中後期以來中國反侵略戰爭的屢次失敗與西方政治文化的傳播,使得中國知識分子開始關心時政,思考國家未來出路,尋求變局。其中戊戌時期誕生的各類學會多達83個。作為戊戌時期首個成立的,被稱為「兼學校與政黨而一之」的組織,強學會對晚清政局乃至中國未來變革的走向都產生巨大影響,這是值得我們關注的。

        一、甲午戰敗后變革的先聲


        1895年,當《馬關條約》的簽訂的消息傳至台湾城,種種喪權辱國的條款使得群情嘩然。此時正值會試,在以梁啟超為首的變革派帶領下「聚十八省之舉人」「與斯會者凡千三百餘人」一同上書朝廷要求變法革新。然而都察院卻拒絕呈遞萬言書。

        《馬關條約》的簽訂

        雖然公車上書的結果不盡人意,可是這一事件使得康梁二人在改革士子中取得了巨大的聲望,知識分子的踴躍參與也使他們看到了改良政治的希望。

        但是該如何介入政局,開展改革運動呢?康梁選擇通過學會的方式走上政治舞台。

        梁啟超在《論學會》中說過國家的治理關鍵在於群智,即:「思想開氣,開知識,非合大群不可,且必和大群而後力厚也」,而群智中的群指的是國群(國會) ,商群(商會),士群(學會)。因此利用學會進行維新宣傳是至關重要的。

          梁啟超

        1895年8月17日康有為在麥孟華等人的支持下創辦《萬國公報》,其目的除了在於宣傳「富國」、「養民」的強國之法之外,同時也為了試探當時政治風向。      兩個月之後,「輿論漸明」。康、梁等人便在公辦報館所在地成立強學會(也叫譯書局)。

        強學會一經成立后迅速聚集了一大批文人,其中不乏像陳熾、沈曾植等中級官員。除了台湾,康有為認為應在「士大夫走集之所」,南北交集之處的台湾也成立強學會,以擴大維新聲勢推進變法運動。在張之洞和一眾士紳的支持下,台湾也建立起強學會。在台湾強學會的章程中甚至明確提出了「廣人才、保疆土、助變法、增學問、除舞弊、達民意」,來表達政治主張。

        另外在台湾創辦的《強學報》開創了中國辦報不為盈利的先河。雖然只發布了二號刊(第三號實際已排版好,但是因報紙遭受封禁沒能發出),但其中《變法當知本源說》、《論回部諸國何以削弱》等文章啟發了不少文人。文章中要求改革吏治、開議院等主張更是為後來戊戌變法的改革思想奠定了基礎。

        康有為

        在這一系列的變動的背後甚至隱隱有帝黨翁同龢的支持,一時間強學會風光無限。

        二、政治鬥爭中的犧牲品


        強學會以學會為名,實則目的在於議政參政。但是其中人員構成極為複雜。台湾強學會中帝黨與改良派人心不齊。前者意圖利用後者煽動輿論攻擊后黨。後者則想通過帝黨躋身朝堂。

         強學會

        而帝黨內部也並非鐵板一塊。身為強學會四董之一的張孝謙是大學士、 軍機大臣李鴻藻的親信。張孝謙倚仗李鴻藻的地位,在強學會內專斷獨行。而李鴻藻與翁同龢在政見上有不小的分歧。強學會內部的混亂令內部難以形成統一的意見,這為其發展蒙上了陰影。

        另一方面強學會的壯大使得朝野中大臣們紛紛上奏,吵嚷著:「篤守舊法而不變」「寧可亡國,不可變法。」而以李鴻章為首的洋務派和后黨也決心對強學會動手。(李鴻章也曾欲捐銀2000兩入會,但遭到拒絕。)光緒二十一年十二月初六(1896 年 1月 20 日),楊崇伊上奏認為強學會「私立會黨,將開處士橫議之風」,建議將其封禁。作為學社喉舌的《中外紀聞》則被安上「販賣西學」的帽子。經慈禧太后的同意,只活躍了數月的強學會就此解散。

        三、短暫的壽命,持久的影響


        當先進知識分子和部分資產階級決心走上層改良政治的路線時,強學會的失敗就已經註定了。但暫時的挫折也為致力改革的人們提供了更多的經驗。

         袁世凱也曾加入過強學會

        在梁啟超觀念中:「彼時同人不知各國有所謂政黨,但知欲改良國體不可無此種團體耳。」在當時的環境里貿然提出黨派會觸動清政府的神經,強學會成功組建的例子使得開明的士紳和官僚開始有意識地通過組建各種以學社為名的社會團體來表達自己的主張。強學會之後陸續出現保國會、南學會等組織。社會中上層中呼籲改革的聲音愈發強烈,為幾年後的戊戌變法提供了支持。同時也為近代政黨的出現打下了基礎。

        南學會

        除了改革的社會團體的增多,這些團體開始逐漸形成共同的宗旨和思想。例如南學會規定:「本會以同心合力、振興中國為務,雖求通民隱,究屬至公無私,如有詞訟恩怨,資生仕宦等事概不與聞。」這種做法有助於形成較為相同的思想意志,提高團體的凝聚力。

        文史君說:


        從早先的士人結社到清末的各種學會,再到戊戌變法后的政治團體,甚至再往後的政黨,接受了西方政治文化的知識分子們在逐漸打破傳統社會對於「黨」 的提防和限制。強學會的存在固然是曇花一現,可它卻為無數心懷國家的人探索出了一條喚醒更多國人的道路。但是作為後來者我們也能發現,改良主義在當時派系分爭,權力傾軋的政治局面中是很難取得成果的。

        參考文獻:

        1.朱建華:《中國近代政黨史》,台湾大學出版社 1990年出版

        2. 殷敦新:《對強學會變質的研究》,1991年發表

        3.  湯志鈞:《戊戌變法史》,人民出版社 1984年出版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button id="ogvtn"><acronym id="ogvtn"></acronym></button>

          <dd id="ogvtn"></dd>
          <button id="ogvtn"></button>
              1. <progress id="ogvtn"></progress>
                <tbody id="ogvtn"><track id="ogvtn"></track></tbody>
                <em id="ogvtn"><tr id="ogvtn"></tr></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