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 wap版 | 網站主頁 | HOME | 3G網頁
<button id="edwkc"><acronym id="edwkc"></acronym></button>

<dd id="edwkc"></dd>
<button id="edwkc"></button>
      1. <progress id="edwkc"></progress>
        <tbody id="edwkc"><track id="edwkc"></track></tbody>
        <em id="edwkc"><tr id="edwkc"></tr></em>

        梧桐樹邊羽 / 詩詞相關 / 「我想你了」用古詩怎麼說?讓我帶你跨越...

        分享

           

        「我想你了」用古詩怎麼說?讓我帶你跨越先秦隋唐的風月

        2020-01-12  梧桐樹邊羽

        「我想你了」用古詩可以怎麼說?

        這個可太多了。古人和我們一樣,人生在世,無非事業、愛情。當然,在當時的社會環境下,事業比愛情更重要一些,但是歷來詩詞佳作,不乏情愛篇章。愛情是激發詩人創作的原動力,即使是家國情懷,最開始的源頭也是對家國的眷念。

        所以,愛情詩歌真是遍地走,要說「我想你了」,那在每個時期都有這方面的代表作品。而中國詩歌在每個不同發展階段,文採風流各異,表現方式也有很大區別。

        先秦時期

        在這個階段,詩歌形式已經成熟了,但是詩歌成熟,並不代表各種各樣的修辭手法出現了。這階段的詩還是淳樸的,修飾性幾乎沒有的發自肺腑的作品,帶有天然的純真。用來寫思念,那就是很直白的告白了。如《詩經·周南·關雎》: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

        悠哉悠哉,輾轉反側。(挑選句子)

        想得睡不著,想得輾轉反側。生動吧,咱們就算在幾千年之後,想美女也是一個表現。直觀、淳樸,就是這麼簡單。「我想你,想得睡不著覺。」

        如《詩經·鄭風·子衿》: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縱我不往,子寧不嗣音?

        青青子佩,悠悠我思。

        縱我不往,子寧不來?

        挑兮達兮,在城闕兮。

        一日不見,如三月兮!

        這也是很大膽地表達,「我不找你,你就裝傻?」——「縱我不往,子寧不嗣音?」,「我不去找你,你不會來找我?」——「縱我不往,子寧不來?」,這就是小太妹的口氣啊。

        這種大膽、直接地表達,在這一時期是主流,因為人們語言淳樸、不華麗、無修飾,這是一種難能可貴的詩的表達方式,在我們今天很多小朋友充滿童心的詩中也能找到這種味道。但是在成人的作品中基本上很難找到這麼直接的表達了。

        這和社會與時代有關,當時這樣挺好,但是我們今天這樣也挺好,時代是進步的,文化也是在進步的。

        詩在《詩經》后,慢慢用於諷喻、批判,帶入了情懷和思考,雖然在文風上還是以淳樸為主,但是專門創作出來的非民間作品就從主題上漸漸和男歡女愛分離。

        魏晉南北朝時期

        隨後詩風的大飛躍,在魏晉時期。天下文采,自曹植始。而在這一時期仍保留古風特色的民間作品,就是蕭太子收集整理的《古詩十九首》了,這其中也有一些表達相思的作品。如《迢迢牽牛星》:

        迢迢牽牛星,皎皎河漢女。

        纖纖擢素手,札札弄機杼。

        終日不成章,泣涕零如雨。

        河漢清且淺,相去復幾許。

        盈盈一水間,脈脈不得語。

        還有《行行重行行》中的:

        思君令人老,歲月忽已晚。

        我們會發現依舊很少用艷麗辭藻進行修飾,也沒有更多地精巧構思,但是這種表達思念的路子不再像先秦時期搜集的詩歌那麼直白,而是在創作中加入了更多地故事和思索,開始藉助「賦比興」來表達吟唱者的感情。依然很容易懂,但是已經不像那種小太妹的口氣那麼莽撞。

        文學在進步,不管是不是好事,進步不可阻擋。

        齊梁體

        這之中還有個齊梁體。隨著音韻學的發展,詩歌開始講究音律,同時注重修辭,但是內容卻墮入浮華空洞。這其中男歡女愛的東西描寫不少,不過真正對於愛情的表達反而不深入了。宮廷層面我們看陳叔寶的《玉樹後庭花》,就是杜牧後來在「隔江猶唱後庭花」中提到的亡國之音:

        麗宇芳林對高閣,新妝艷質本傾城。

        映戶凝嬌乍不進,出帷含態笑相迎。

        妖姬臉似花含露,玉樹流光照後庭。

        花開花落不長久,落紅滿地歸寂中。

        這種惟妙惟肖對女子的描寫,就是將詠物詩的對象替換成了女子。這種文藝傾向層面不高,一不小心就會流於低俗。自然不是很合適用來表達男女之間的愛情和嚮往:「我想你了~」

        而在民間則更加香艷,如當時流行的《子夜歌》:

        宿昔不梳頭,絲髮披兩肩。

        婉伸郎膝上,何處不可憐。

        再找一首,大家感受下:

        攬裙未結帶,約眉出前窗。

        羅裳易飄颺,小開罵春風。

        這個時期和魏晉時期是一脈相承的,詩開始走向了音律規整、用詞修飾的方向,而因為整體社會環境都是處在一種不知道何時會覆滅的氣氛之中,南朝、北朝都沒有昂揚向上的積極動力。雙方互相制約,互相平衡,誰也滅不掉誰,但又不知道什麼時候就被對方滅掉了。這種末世情緒催生了大量享樂的艷情詩和隱逸詩,形成了詩史上最為頹靡空洞的「齊梁體」時期。

        明天的生死都不知道,談什麼愛情?大家飲酒作樂,醉生夢死吧。

        特別是當時男女沒有風化之防,關係是直接而混亂的。所以說什麼「我想你了」?不如直接歡樂一把。

        初唐盛唐中唐

        進入唐朝,在宮體詩對形式精工的基礎上,通過陳子昂、初唐四傑,甚至上朔到隋朝大儒王通的努力,整個社會的風氣開始歸正,詩風也開始回到積極向上,昂揚奮發的方向。

        正所謂百花齊放,詩不但有高大上的濟世情懷,同樣多的是溫柔鄉里的旖旎情調,但是相對於南北朝時期的頹靡沉淪,愛情的樣子也返璞歸真了,變得純真起來。不過在詩詞修飾技巧的演變下,這種相思的情緒開始融入到大家喜聞樂見的景色之中。

        唐詩最大的特色,就是寓情於景,情景共生,言在詩外,意在言外。

        說大事是這樣,談小情也是這樣。

        比如崔護的《題都城南庄》:

        去年今日此門中,人面桃花相映紅。

        人面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

        崔護想起了去年的那個女孩。可是他是否像先秦一樣直白?沒有,他的筆下,都是景色。甚至也沒有魏晉南北朝時候的精工細妙,他只是簡單地描繪了都城南庄的桃花景色,我們卻深刻地感受到他的思念。

        這就是唐詩的本事,這是整體社會風氣、文風走向、修辭高度所決定的。整個大唐前中期,都是在這樣一種明媚、積極的創作氛圍之中。即便有相思又如何,只是人世間的一點點遺憾清風罷了。

        當然,男女之事的創作絕不少,但是這個時期「曲子詞」出現了,詞牌開始成為主要的宴樂歌唱形式,表達相思纏綿的主要任務就交給了這種新生力量。詩則正式往高大上的方向發展,不再有不健康的、語出塵下的作品。

        張九齡也有過這類練習作品,比如《賦得自君之出矣》:

        自君之出矣,不復理殘機。

        思君如滿月,夜夜減清輝。

        我們很容易就可以看出唐朝的相思,健康、單純、全無前朝的妖冶之氣。

        同時所謂之「相思」,並非一定是男女感情,也有朋友、兄弟之間的想念。這是在唐詩裡面出現得比較多的,如杜甫的《天末懷李白》:

        涼風起天末,君子意如何。

        鴻雁幾時到,江湖秋水多。

        文章憎命達,魑魅喜人過。

        應共冤魂語,投詩贈汨羅。

        這就純粹是朋友之間的想念,像這類作品如過江之鯽,舉之不盡。

        我們只要知道唐朝詩人說「我想你了」,不會直說,文學藝術的進步讓修辭方法不斷創新,出現了很多前人不會使用的寫作手法。

        如王維的《九月九日憶台湾兄弟》:

        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

        遙知兄弟登高處,遍插茱萸少一人。

        這首詩開創了寫人及己的寫作手法,明明是自己想兄弟了,卻不說,而是說想到兄弟們登高的時候,會不會覺得少了一個我啊?

        這種寫作手法馬上就被杜甫學走了,《月夜》:

        今夜鄜州月,閨中只獨看。

        遙憐小兒女,未解憶長安。

        香霧雲鬟濕,清輝玉臂寒。

        何時倚虛幌,雙照淚痕干。

        明明是自己想家了,卻通篇寫小兒女,夫人閨中獨看月,這就是這種新寫作手法的運用。文學手法的繁榮、文風的整體向上,讓初唐、盛唐、直到中唐,整個詩壇雖然百花齊放,但是意象飛揚。

        這是古詩最好的時代。

        唐朝因為女性賦稅取消,女子大多賦閑在家,修習文化者眾,所以女性詩人也是英雌輩出。加上當時儒學尚未復興,社會風氣開放,眾多思維超前、以詩會友的女性詩人得以詩史留名。

        但是總體詩風和整個盛唐是保持一致的,多是委婉說事,慢表相思。

        晚唐時期

        進入晚唐,朝廷傾頹之勢在文人眼中逐漸清晰起來。每到這個時候,齊梁體那種荒廢頹靡,題材狹隘的文風就又開始興盛。與前朝不同的是,格律詩已經完全成熟,詩詞各種寫作技巧也已經涇渭分明。

        剩給晚唐詩人走的路子就不多了。

        李商隱就是晚唐最成功的詩人,他集合了前輩詩人所有的特色,並化而用之,形成了自身的風格,被北宋西昆體奉為開宗之祖。

        他的詩,特色就是朦朧。這是最適合愛情的表達方式,也是整個晚唐詩風的走向。我們讀李商隱的《無題》詩,很難搞清楚他在說什麼,因為他根本沒想讓你懂。這倒是和我們很多現代詩作者的發心相同,只可惜現代詩人沒有李商隱的才氣和才華。

        他在創作中大量用典,即深且艱,可偏偏又吸取了白居易、劉禹錫等人的民歌特色,詩的音律清朗通順,朗朗上口,深受後世文人喜愛。我們找首他的代表作,看看晚唐詩人是如何說「我想你了」。《無題·昨夜星辰昨夜風》:

        昨夜星辰昨夜風,畫樓西畔桂堂東。

        身無彩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

        隔座送鉤春酒暖,分曹射覆蠟燈紅。

        嗟余聽鼓應官去,走馬蘭台類轉蓬。

        這首詩我以前有文章詳細分析過,這裡就不再重複。我們只看他在寫男女感情方面的不同。這種細膩的情思描寫、場景的切換,已經讓他的詩像當今的電影一樣具備了蒙太奇的特色。也就是說,情詩已經從先秦的對山歌,到魏晉的二人轉,到盛唐的小品,直接發展到了大電影時代。

        這個時期,要說「我想你了」,就要構建一個巨大的場景,用精心製作的服、化、道來全面烘托,寫出來的東西,你還不一定看得明白。

        宋元明清

        進入宋朝,隨著理學的發展,詩已經完全拋棄了下層路線,清冷、孤高地開始說理,不會再有情情愛愛的出現。與此同時,詞牌在柳永、蘇軾、周邦彥等巨擘的開創整理之下,全面佔據了情調層面,同時還對情懷方面開始進軍,促使了第一次詩詞合流,正式開始了和詩分庭抗禮。

        在宋朝要說「我想你了」,大多是通過詞牌。詞牌中關於相思、熱戀的內容就實在太多了。從這裡開始,「詩言志、詞調情」基本上成為中國文人的共識,詩固然還是會用來表達相思之意,但頂多也就是走到唐詩的那個層次,再無上升。

        現代實用

        硬要說如今的話,本人還是覺得應該學習姜文追瞿穎,背個喇叭,請個嗓門大的人站到人家樓下去喊:「求之不得,輾轉反側」——「我想你,想得睡不著覺」,又或者「我想你,想你想得想睡覺」。

        這肯定會有奇效。

        既靠譜、簡單粗暴,又有先秦餘風。既表達了態度,人家還不敢說你粗俗。

        唐宋元明清的詩歌,彎彎繞太多,也許還真不如《國風·周南·關雎》這種發自民間的表白方式。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button id="edwkc"><acronym id="edwkc"></acronym></button>

          <dd id="edwkc"></dd>
          <button id="edwkc"></button>
              1. <progress id="edwkc"></progress>
                <tbody id="edwkc"><track id="edwkc"></track></tbody>
                <em id="edwkc"><tr id="edwkc"></tr></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