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 wap版 | 網站主頁 | HOME | 3G網頁
<button id="akiwl"><acronym id="akiwl"></acronym></button>

<dd id="akiwl"></dd>
<button id="akiwl"></button>
      1. <progress id="akiwl"></progress>
        <tbody id="akiwl"><track id="akiwl"></track></tbody>
        <em id="akiwl"><tr id="akiwl"></tr></em>

        良見 / 待分類 / 良培哥

        分享

           

        良培哥

        2020-01-12  良見

               良培哥是我老家的鄰居,家族中的一個堂哥,現在已經六十多歲了,也變成了一個地地道道的農民,平時鬍子拉碴的,頭髮像夏天瘋長的野草,穿一身幹活的舊衣服。

              十多年前,我曾拍過一張他一個人在老家的女兒塘田裡薅秧子的照片。女兒塘這塊田四四方方的,不怎麼大,但他在田中間彎下腰專心致志薅秧的時候,一個過路人是不容易發現田中間的他的。

               這個時候,良培哥還差幾年才滿五十歲,他就從附近的木橋溝水庫管理所〞退〞回老家了。他是水管所正式職工,每月領工資,退休後有退休工資。當年,他父親二伯是大隊黨支部書記,勤勤懇懇幹了一輩子,因此,上級組織就將良培哥安排進了木橋溝水管所,後來轉成了正式職工。他有兩個兒子,為孩子考慮,他就把快滿二十歲的大兒子送去水管所上班,自己則輪換回了老家。

               二十多年的時間,良培哥變了不少!當他還是一個正在搞對象的小夥子時,火還沒燒著腳背。不是去在木橋溝上面的對象家裡,就是從水管所回家裡呆著,興許還在睡覺呢!在村裡忙完工作,回到家裡又忙山頭上土裡農活,他父親二伯再也忍不住了,就在院子背後水渠上面的山路上對他破口大罵:〞良培,你狗日的!還在挺屍(方言:睡覺)!老子死了,看你做不做(活路)?!〞其實,當時二伯真的病了,而且很重,不久就去自貢住進了醫院,沒過多久就去世了。

               那時的良培哥都還不大知苦的滋味。二伯去世了,他為父親而驕傲自豪的心理勝過悲傷彷徨。有一次,我和他一起出去,他在路上還模仿起上級領導的口氣說:〞王紹清(二伯)同志是個好乾部!〞院子里,王學清大叔家有一棵柑子樹很〞爭氣〞,年年結果無數,大叔賣了不少錢。因此,良培哥也在院子東北角他家的那塊土裡以及桐子灣他家的自留地里,栽了不少的柑子樹,還在院子東北角他家土邊坎子上修了房子。但柑子樹只見樹木蔥蘢,樹下雜草遍地,卻不見掛果。從木橋溝水管所輪換回來后,他也不打算去弄這些柑子樹了。那土邊的房子也一直空著,如今已廢棄了。

               良培哥剛回到家裡時,也有朋友邀他外出打工,而且他的關係也不差。他的幺舅就在自貢,讓他幾個表哥表弟在本單位為他找個事做並不難,但他對這些都沒什麼興趣,而是打定主意,安心當個農民,做一個真正的農民。

               良培哥的愛人姓岳,我們叫她〞岳大嫂〞。據說,岳大嫂對他管得可嚴了!這主要是指錢的方面。而在感情方面,我在家時候很少,從沒聽說兩人吵過架,不和,更不用說打架了。倒是那個時候,在農村的年輕一點的已婚男人中,在熱天悄然興起了穿自己老婆的花內褲到田土裡幹活。那個時候,農村那些少婦的內褲,還是自己到街上扯了花布買了圓的鬆緊帶自己手工縫製的,特寬大透氣。男人穿上它,說明兩人好到不分彼此,像一個人似的;而穿上自己女人的內褲,也許不僅能感受到愛的芬芳,還會產生愛的美妙的遐想,增添無窮無盡的力量。其實,回到農村,回到家裡,上有母親,身邊有老婆,還有兒子不時回來,這些〞收穫〞,出門在外能比嗎?

              良培哥看起來並不是那種特機靈的人,但他卻是一個有頭腦的人。看一個人,一要看他所做的重要決定對不對,二要看他對正確決定能不能力排干擾誘惑堅持做下去。事實證明,良培哥在這兩方面,不僅是合格的,而且是出色的。

               良培哥兩個兒子都在外面,平時家裡就他和母親尹二娘、岳大嫂三個人,幾年前,八十多歲的尹二娘也去世了。良培哥在家裡,抓的是養豬。在外面,則是揀別人撂的田土來做,做了很多田土。

               良培哥家這些年,每年都要賣一二十頭肥豬,自家產的粗糧得到了充分的利用和轉換。尹二娘成天在家裡,切豬草,煮豬食,提潲水去餵豬。良培哥有時會沖尹二娘發火,抱怨她幹活慢。但從來沒聽岳大嫂對尹二娘發過火。也許是他累了,也許是活太多忙不過來,也許是自己母親不是外人就耍〞小孩子脾氣〞,越親的人傷得越多越狠越重。但尹二娘從不跟他吵。她歷來都是默不作聲,不與家裡家外任何人吵架,永遠只是不停地不快不慢幹活,人們看不到她怎麼樣地激動興奮,大喜大悲。一個老年人,常年在家忙碌,做了家人的飯收拾好了之後,還要煮豬食,去餵豬。良培哥家我是熟悉的,他家的豬圈在後面的屋裡,灶房(廚房)去豬圈要過兩間屋。我彷彿看見頭髮花白身材矮小的尹二娘從鍋里將豬食一瓢一瓢舀到桶里,然後捏爛裡面的紅苕,待不燙了再提著半桶有些沉的豬食去豬圈。翻過一道門檻,在屋中間稍微歇一會兒,又再翻過一道門檻,一步一步地向豬圈走去,一桶喂完又再去盛。尹二娘在家裡忙受累,在外面田土裡的良培哥兩口子也是忙得不可開交,甚至連親昵一下的小舉動、眼神、話語通通都免了。

                良培哥揀了不少田土來做,早些年,他還養了一條牛。牛食量很大,生產隊的時候,都是全隊婦女兒童齊上陣割草才供應得上,還要有一個人專門管理。一家人養一條牛,至少要有一個小孩負責割草喂牛吧?良培哥養牛,則是〞兼職〞〞業餘〞,這可不比養寵物。外面有青草的時候,他一大早就將牛牽出去放,將牛繩子上的木楔子牢牢釘在地上,一天換一個地方。牛便在楔子周圍吃草、轉悠、歇息。近的地方差不多都放過了,他便將牛往四隊的杉樹灣那些遠的地方放。他的牛打租,人是要跟著去的,他自己使牛給人犁田,別人使他牛他不放心,怕把牛使壞了。

                良培哥回家當農民一晃就十好幾年快二十年了,像上了癮,中了邪似的,至今沒有從田土裡抽身洗腳上田坎不幹了的意思。其實,如果說他要尋求一個答案,達到一個目的,可以說已經辦到了。

              他要尋求的答案,也許就是種田務農能不能掙錢賺錢?他用事實證明了〞能〞!只不過賺多賺少的問題,賺得快還是慢的問題。而有的人是不會仿效他的,因為不願像他那樣吃苦受累,也不願那樣積少成多,而想一步登天。而隨著兩個兒子的成家立業,他的掙些錢資助兩個兒子結婚買房的目的也已實現,根本用不著現在還拚命地去干。

               良培哥身上有一些〞點〞可供觀察思索。其中一個〞點〞就是〞孤獨〞的問題。他本人不會認為自己是〞孤獨〞的。因為即使在木橋溝水管所,結了婚下了班沒事他也總往家裡跑。可以說,結婚幾十年,兩口子就沒分開過。上有母親,身邊有老婆,兒子也不時回家,他還孤獨嗎?可從另一個角度看,他又是孤獨的。他是用傳統的小農的分散的落後原始的生產方式、自個兒人工的力量從事農業生產,基本上可說是在孤軍奮戰。兩口子在一個地方勞作,就彷彿消失在了那個地方,為綠色、莊稼所遮掩、吞沒,沒有聲息,四周靜悄悄的。他們老了,可有誰來接替他們,繼續耕耘這片土地,讓它們年年長出綠色,讓人興奮和擁有希望。這不是孤獨又是什麼呢?

               良培哥是一個〞回爐〞、〞回鍋〞的農民,但他絕不僅僅是一個單純的生產工具,一種生產要素。他不僅有欲求,而且有品質;不僅種出了糧食,養出了豬,創造了物質財富,賺到了錢,而且像無數農民一樣,創造了精神財富,只不過他沒覺得,或者以為很平常,就像農村種出的紅苕,田野間的小花,清新的空氣和田園風光。

               我當然欽佩良培哥,能夠在田土裡一干就十多年,不管別人在外掙了多少票子回來,也不管別人怎麼說,他的抗壓性、韌性,就像秋天田野里的一株低著頭的紅高粱!

              而我更欽佩的是,他們倆口子的團結一心,不像有的倆口子總吵吵鬧鬧,互相猜疑,互相打擊傷害。也不像有的人,只會抱怨,這也不能做,那也不能做,這也要賠本,那也賺不到錢,好像上天不公,無路可走!而他哪怕再難走的路也要去走,而且走了下去!很多人都比我對他更熟悉,但不知是否感受到了他身上的優點,閃光的地方,好的品質?

              王良炬   2020年1月12日   台湾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button id="akiwl"><acronym id="akiwl"></acronym></button>

          <dd id="akiwl"></dd>
          <button id="akiwl"></button>
              1. <progress id="akiwl"></progress>
                <tbody id="akiwl"><track id="akiwl"></track></tbody>
                <em id="akiwl"><tr id="akiwl"></tr></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