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 wap版 | 網站主頁 | HOME | 3G網頁
<button id="iiikv"><acronym id="iiikv"></acronym></button>

<dd id="iiikv"></dd>
<button id="iiikv"></button>
      1. <progress id="iiikv"></progress>
        <tbody id="iiikv"><track id="iiikv"></track></tbody>
        <em id="iiikv"><tr id="iiikv"></tr></em>

        浩然文史 / 待分類 / 惠能並非真正的禪宗六祖,中國禪與印度禪...

        分享

           

        惠能並非真正的禪宗六祖,中國禪與印度禪有何區別?

        2020-01-11  浩然文史

        一、惠能和神秀 


        關於中國禪宗的緣起,有一段類似於神話的傳衣缽的故事,說的是五祖弘忍最終確定六祖惠能為他的接班人,在半夜偷偷將代表法統的衣缽傳給了惠能。

        惠能的真身

        惠能未出家之前家境貧苦,在台湾嶺南一帶以砍柴為生,俗家姓盧,在《六祖壇經》中,惠能自稱其祖籍那是唐代范陽人士,而在王維所撰寫的「六祖禪師碑銘」中稱「不生族姓之家」,所以,即便惠能真的是范陽人,也不太可能出自中古時期著名的范陽盧氏。

        有一次惠能在城裡賣柴的時候聽到有人誦讀《金剛經》,心中有所感悟,便問這個人這個經從哪裡來的,誦經的人告訴惠能這是黃梅台湾禪寺的弘忍禪師教他的。於是惠能便去了台湾黃梅山,在那裡他帶髮修行,每日給寺廟舂米、砍柴,僧人稱他為「盧行者」。

        台湾黃梅五祖寺

        有一次,弘忍禪師讓座下弟子寫偈語給自己看,偈語是僧人讀過佛經后的感想或者通過修行而體悟出來的句子,多數為四句組成,具有文學的形式與內容,朗朗上口,是佛教的唱經。弘忍想要通過偈語檢驗弟子們對佛經的理解。大弟子神秀當仁不讓,隨即寫了一首偈語:「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台,時時勤拂拭,莫使惹塵埃。」其他人看到這首揭都說好,唯獨盧行者聽了后卻說:「好則好矣,了則未了。」盧行者不會寫字,找別人代筆,在牆上也寫了一首偈語:「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佛性常清凈,何處惹塵埃?」。

        二、神秀的佛學觀


        從表面上看,這兩首偈語都在談佛性和智慧之間的關係,實際上背後的佛學觀念相差非常遠。

        相傳佛陀曾經在下面修行的菩提樹

        神秀通過偈語要表達的是眾生皆有佛性,佛性這個概念最早出現在《大般涅槃經》中,是梵語Buddha-dhātu的漢譯,類似於如來藏法性主張的:「一切眾生都有覺悟成佛的可能性。」但眾生又因為迷妄的深淺,而有不同的賢愚和明昧,容易受到外在世界的誘惑,遮住內心的佛性。神秀用鏡子做比,認為外在世界的誘惑是鏡子上面的灰塵,只有把灰塵搽乾淨,才能保持內心佛性。擦拭灰塵的過程,就是禪宗裡面的坐禪過程,只有通過非常認真地修行,才能達到凝聚心力,最終進入禪的狀態。

        坐禪

        按照神秀的佛學觀,一個人想要保持內心的佛性,必須要時時刻苦修行,嚴格遵守佛教的戒律,同時還要閱讀佛教經典,接受佛教導師的訓導,這種修行方法叫做「漸修」,是一個從此岸到彼岸的漫長過程。

        三、惠能的佛學觀


        惠能這首偈語契合大乘佛教中「空」的觀念,「空」是佛教中一個重要的術語,也稱「空性」。在佛教中,空指的不是「本真」的意思,但是這個「空」也不是「沒有」,而是「有」,但是這種「有」表現為「色」,也即是「空就是色」。

        在惠能偈語中,菩提不是樹而是智慧,內心並不是一個實實在在的鏡子,所有的一切都是虛幻的假相,沒有永恆不變的東西,甚至連塵埃也是虛幻的,既然灰塵是虛幻的也就不用擦拭了。

        行住坐卧都是修行

        按照惠能的佛學觀,人心就是佛性,此岸就是彼岸,關鍵在於一瞬間能不能領悟到這個道理。按照惠能的觀點,佛教修行的目的在於一瞬間領悟這個道理而達到佛性,不需要刻苦修行和遵守戒律,關鍵在於能否「頓悟」,頓悟就是理解到內心本來就是「空」,外在世界是一個虛幻的假相。所以惠能這一系的僧人經常講「於一切處,行住坐卧,皆一直心」,日常生活的實踐也可以是修行。

        四、真正的六祖另有其人


        胡適

        這段傳說被認為是中國禪宗起源的依據。後來,弘忍看到惠能的偈語后,讓惠能晚上偷偷去找他,他親自教惠能《金剛經》,並傳衣缽給惠能,表示惠能是他的真正傳人,但是歷史事實要更複雜。根據胡適考證,弘忍之後的禪宗六祖既非惠能也非神秀,而是法如禪師。胡適的觀點根據的是當時少林寺發現的一塊公碑,這塊碑立於公元689年,上面記載了當時少林寺的主持是法如禪師,那時候只有少林寺住持才可能是禪宗真正的傳人。

        少林寺的法如禪師塔

        惠能之所以被認為是禪宗的六祖,是因為歷史是由勝利者書寫的,由於惠能的南宗禪後來成了禪宗的主流,他的弟子及其再傳弟子便不斷改寫歷史,讓惠能成為那個時代「真正」的傳人。

        五、禪宗與中國文化


        神秀和惠能分別代表了禪宗中的北宗和南宗,北宗禪是印度禪的延續,而南宗禪則開啟了中國禪,印度禪是一種需要苦修打坐的方法,而中國禪是教人迅速進入超越境界的哲學觀。「空」是佛教中十分重要的觀念之一,這種思想傳入中國后,跟老莊思想結合起來,強調要回到內心,最終產生了「以心傳心、不立文字」的中國禪宗。

        魏晉風度

        文史君說:


        禪宗在中古時期深受中國各階層的喜愛,緩和了儒家思想籠罩下士大夫們緊張的精神世界,因此禪宗在當時的社會產生了極大的影響力,整個社會的所有領域都受到了禪宗的影響,乃至於後面的宋明理學也有禪宗的影子。我們可以想象那個時代,到處都充滿著盎然的禪意。

        參考文獻:

        葛兆光,《增訂本中國禪思想史》,台湾古籍出版社2008年版

        釋印順,《中國禪宗史》,中華書局2010年版

        胡適,《中國哲學史大綱》,嶽麓書社2010年版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button id="iiikv"><acronym id="iiikv"></acronym></button>

          <dd id="iiikv"></dd>
          <button id="iiikv"></button>
              1. <progress id="iiikv"></progress>
                <tbody id="iiikv"><track id="iiikv"></track></tbody>
                <em id="iiikv"><tr id="iiikv"></tr></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