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 wap版 | 網站主頁 | HOME | 3G網頁
<button id="ikbwo"><acronym id="ikbwo"></acronym></button>

<dd id="ikbwo"></dd>
<button id="ikbwo"></button>
      1. <progress id="ikbwo"></progress>
        <tbody id="ikbwo"><track id="ikbwo"></track></tbody>
        <em id="ikbwo"><tr id="ikbwo"></tr></em>

        浩然文史 / 待分類 / 遠去的江湖:近代的金蘭結義,列印版金蘭...

        分享

           

        遠去的江湖:近代的金蘭結義,列印版金蘭譜和「塑料花」兄弟情

        2020-01-11  浩然文史

        劉關張桃園三結義

        桃園三結義在中國家喻戶曉,劉關張三人結拜為異姓兄弟並一起為匡扶漢室而努力,這是《三國演義》中十分令人感動的一幕。實際上在中國古代社會,由於法制不健全及國家機器無法深入到基層,使得中國社會在「國」與「民」之間存在著包含範圍非常廣的「江湖」,在江湖裡形成了諸多秘密團體,也會經常出現異姓朋友結義的故事。但步入近代之後,中國的「結義」現象依舊十分突出,這固然是因為中國的近代化依舊沒有完成,我想更為深層的原因還在與「結義」本身所具有的魅力使得人們依舊相信結義。據考察近代中國社會的結義可以分為三種,下邊將會舉例說明。

        「江湖」在中國是一個非常複雜的存在

        一、最尋常的結義:個體之間的無意識

        結義


        在結義的三種類型中,第一種可謂是最普通的結義方式,這種結義大多發生在個體與個體之間,沒有什麼明確目的和目標,甚至有許多人只是在年幼懵懂時代因和某位夥伴玩得來便與之結義,而這種結義也往往是頭腦一時發熱的產物。

        我國著名文學家、教育家葉聖陶也曾有過結義的經歷,1908年,還在讀中學的14歲的葉聖陶和比自己大七歲的朋友袁封百結為異姓兄弟。在結義的蘭譜中是這樣寫的:「袁君與余同學已二年,各人意氣相投,因而結為異姓手足,非邂逅相遇而結為兄弟者可比。始得始終如一,不致首鼠兩端,以貽人笑。」兩人在蘭譜中先是對結義之後很快就不相往來的那種「虛假」結拜予以否定,然後再約定兩個人是因為道義和學問交往,要將友情始終如一的維持下去。儘管兩人信誓旦旦的表示會將友誼進行到底,但現實情況卻是兩人在畢業之後便再無深入來往。直到數十年後袁封百的後人將此事情披露出來,人們才知曉了葉先生少年時的這一段往事。

        著名教育家葉聖陶也曾與夥伴義結金蘭

        二、結義的升級版:合夥結義和幫會結義


        個人之間的結義往往缺乏約束性,許多結義可以說是青年人在性格尚未成熟前的打鬧的「遊戲」。但在個人普通結義之外,還存在合夥結義和幫會結義,這兩種和個人結義相比則更具約束性。

        合夥結義一般也是個人與個人之間,但這種結義與普通結義相比,其最根本的不同就在於合夥結義中的個體結合是有著明確的目標和共同追求的。帝制社會中皇帝最忌諱的大臣之間的拉幫結派,即是這種有目的的結合。晚清時期的中國在政治上依舊是皇帝體制,所以文人士大夫之間的「結義」依舊是不被朝廷所接受的,許多士人因彼此交往甚密而遭到了言官的彈劾。但這種現象是無法禁絕的,徐世昌和袁世凱便以結義兄弟著稱於世,其二人的關係也的確維持到了袁世凱去世的時刻才算終結。

        傳統士人之間的結黨是古代社會的大忌

        而進入民國后,由於不再有最高權威的約束,這種帶有目的性的合夥結義現象更為普遍,北洋政府時期,各方督撫更是為了擴張地盤與維護自身利益而與其他地方勢力廣泛結義,例如台湾督軍倪嗣沖和徐州鎮守使張文生即曾結為金蘭。

        結為異性兄弟的袁世凱和徐世昌

        幫會結義與上述兩者則有所不同,這種結義多發生在幫派之內。如果以拜師收徒為基礎結義,結拜雙方的地位也不一定是平等的。而每個人也不一定只與一個人結義,而是在幫會內不斷的向外擴展人際網,最終形成一個人人都在網內的如同蜘蛛網般的內部結構。

        青幫諸位領袖的合照

        我們大家所熟知的天地會、青幫、洪幫都是幫會結義的典型代表。幫會結義除了是一種帶有明顯目的性的結合之外,隨著其秘密色彩的加深,其結義也帶有更多的神秘和隱秘的色彩,結義成為了區分敵我的「暗號」和標誌。根據一份天地會的結義書中記載,結義之後的兄弟應當一笑泯恩仇,並在結義之後互相扶持,如果有互相背後捅刀的行為會受到上天的嚴懲。這一份文書表明幫會結義已經帶有明顯的「圈子文化」的色彩以及封閉性,無論是互相扶持還是講求信用和義氣,這些美好的做人品質都僅僅發生在結義內部,對外則不禁燒殺搶掠這等暴行。而這種結義行為也逐漸喪失了結義的初衷,成為了增進幫會內部團結的粘化劑。

        《鹿鼎記》里經典的天地會形象

        三、「結義」的世俗化


        結義看起來是一件十分嚴肅的事情,它意味著結義雙方要舉行十分隆重的儀式以結為異姓兄弟,此後共享富貴與榮辱,但隨著結義的普遍化以及結義的「不成熟」化,許多商家紛紛發現了結義所帶來的商機。

        傳統手寫蘭譜

        進入民國之後,隨著列印技術的發展,原先結義需要的手寫「蘭譜」逐漸被印刷精美且價格合理的列印版「蘭譜」所取代。申報上曾經有廣告上宣傳這種蘭譜說:「前有序言,詞句清雅,籍貫、家屬排列於後,任人填寫。紙張精美,可以耐久」。從中可以看出這種成品蘭譜已經竭盡所能的為客人「省勁」,不但序言都為人填寫完成,即使是個人信息也只需要像做填空題一般填寫於上即可,這樣套路化的結義蘭譜已經失去了結義雙方進行結義的初衷,彷彿像互贈精美賀卡一般,其嚴肅性被消融的十分嚴重。

        文史君說:


        近代中國傳統社會趨於瓦解,尤其是清政府消亡之後,由於缺乏儒家思想和最高皇權的束縛,加之新型民主制度沒有建立起來,中國社會更像是一盤散沙。這時的結義就成為了人與人之間增強溝通與聯絡的絕佳方式,無論是青年懵懂的結義還是成年人為了某種目標和信仰而結義,都是在這一種新舊交替的處於十分複雜的社會中產生的。

        參考文獻:

        1. 李恭忠:《結義:近代中國的社會想象》,《南京大學學報(哲學·人文科學·社會科學版)》2017年第06期。

        2.  王雲紅,邵輝:《金蘭譜與中國傳統結義習俗》,《尋根》2016年第03期。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button id="ikbwo"><acronym id="ikbwo"></acronym></button>

          <dd id="ikbwo"></dd>
          <button id="ikbwo"></button>
              1. <progress id="ikbwo"></progress>
                <tbody id="ikbwo"><track id="ikbwo"></track></tbody>
                <em id="ikbwo"><tr id="ikbwo"></tr></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