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 wap版 | 網站主頁 | HOME | 3G網頁
<button id="eesng"><acronym id="eesng"></acronym></button>

<dd id="eesng"></dd>
<button id="eesng"></button>
      1. <progress id="eesng"></progress>
        <tbody id="eesng"><track id="eesng"></track></tbody>
        <em id="eesng"><tr id="eesng"></tr></em>

        昊晟堂 / 神農本草 / 【三大醫家詳解黃芪之法】

        分享

           

        【三大醫家詳解黃芪之法】

        2020-01-10  昊晟堂

        【鄧鐵濤】使用黃芪的經驗心得

        中醫理論一貫認為黃芪是昇陽之葯,每當我講黃芪能治療高血壓時,聽者多產生疑問。1986年8月有機會到新加坡交流中醫學術,又被問及昇陽之黃芪何以能治高血壓?我舉出《中藥研究文獻摘要》有這方面的研究。

        報告稱:「與其他六種可以注射的降血壓製劑比較,證明黃芪的作用強大。雖然有的藥劑可使血壓持續性下降的作用,但此中藥劑大劑量使用后,可使動物衰弱。」我的經驗得到藥理研究的證明。

        李東垣《脾胃論》生髮脾陽,必用黃芪;張錫純《衷中參西錄》之升陷湯治雄重大氣下陷以生箭芪八錢為主葯。張氏認為黃芪補氣,兼能升氣,善治胸中之大氣下陷,又說黃芪之升補,尤善治流產崩帶。怎樣解釋黃芪降壓與升陷之理?有人會想到中藥往往有「雙向作用」故黃芪既能升提又能降壓。

        但如何掌握升降之機?我的經驗,黃芪輕用則升壓,重用則降壓。為什麼藥理研究只得一個降壓的結果?因為動物實驗都是大劑量用藥進行研究的,所以得出降血壓的結果。我治療低血壓症,喜用補中益氣湯,湯中黃芪的分量不超過15克。治療氣虛痰濁型高血壓,黃芪分量必用30克以上。

        當然,論方劑補中益氣湯除了黃芪之外還有柴胡與升麻,可使升提之力倍增;在重用黃芪降血壓時亦可加潛陽鎮墜之品,效果當然更好,但不加鎮墜葯亦有降壓的作用,這是可以肯定的。我曾會診一中風患者,偏癱失語而血壓偏高,辨證為陽虛血瘀之證,處方以補陽還五湯,黃芪照方用四兩。該醫院西醫主任學過中醫,對黃芪四兩有顧慮,擬加西藥降壓,我說不必,照方服藥后血壓不升反降,乃信服。

        雖說黃芪重用可以降壓,有證有據,但黃芪仍然是益氣昇陽之葯,這一點不可不加以注意。如果辨證為肝陽上亢或有內熱之高血壓亦想用幾兩黃芪以降壓,則犯「實實之誡」了!慎之慎之。由此可見,藥理學之研究目前尚未能為我們解答全部之問題也。辨證論治乃中醫之精華。

        李東垣認為黃芪能補三焦之外,又能實衛氣。

        衛氣者,所以溫分肉而充皮膚,肥腠理而司開闔者也,「實衛」就是「固表」。李氏又說防風能制黃芪,黃芪得防風其功愈大,乃相畏而相使也。其後《丹溪心法》有自汗之名方「玉屏風散」之創立。此方不但治自汗,有些盜汗之屬氣虛者亦適用,我用此方治療不少盜汗證。《丹溪心法》原防風與黃芪一兩,白朮二兩,每服藥散三錢加姜三片,水煎服。我用此方為了方便,常用湯劑,各葯之分量為:黃芪12克,白朮15,防風3克克,不用生薑。這是根據方歌「發在芪防收在術」之意也。

        有一例自汗盜汗之患兒,治以玉屏風散,稍見效,后因藥房缺白朮,有一醫建議用蒼朮代白朮,服后盜汗淋漓!不知蒼朮功能燥濕發汗,凡陰虛內熱,氣虛多汗者忌服。玉屏風散治自汗盜汗若兼陰虛者,加生龍骨、生牡蠣各30克或加浮小麥、糯稻根各30克,若汗出特多者則加麻黃根10克。至於純陰虛之盜汗,李東垣之當歸六黃湯往往效如桴鼓。我曾會診一燒傷病人,每晚盜汗嚴重,僅用當歸六黃一劑而汗止。本方黃芪之分量為其它藥量之一倍,此陰陽互根之義也。

        我曾建議某中醫院按我慣用之比例,製成玉屏風散,每用10~12克,水煎服,每天一劑,服半月至一月,以治療容易感冒之患者,以取代注射丙種球蛋白(該地喜用丙種球蛋白成風)據說有相當好的效果。用玉屏風散預防感冒,是名醫蒲輔周的經驗。蒲氏認為此散用三至五錢即可,用量過重有胸悶不適之弊雲。此散預防感冒,值得進一步研究。

        關於黃芪的升提作用,上一則醫話談及對高血壓之屬於氣虛痰濁者,重用可降;但對於臟器下垂者,有宜重用黃芪以升之,血壓之升降於臟器之升提不同。如子宮脫垂,治以補中益氣湯加首烏,黃芪必須重用30克以上。曾治胃粘膜脫垂之患者,用四君子湯加黃芪30克,配枳殼3克作為反作,一升一降,升多降少,未用一味止痛藥,再珍時已無胃痛。《中藥大辭典黃芪》條目內載台湾《中草藥新醫療法資料選編》治脫肛方,用黃芪四兩,防風三錢。此方實出王清任治脫肛之黃芪防風湯,王氏方:黃芪四兩、防風一錢。李東垣認為:防風能制黃芪,黃芪得防風其功愈大,乃相畏而相使也。則王清任之黃芪防風湯源出於東垣,防風之分量不宜多用。

        曾治一氣陰兩虛之胎死腹中患者,用平胃散加芒硝不效,后借用王清任治產難之加味開骨散,外加針灸,一劑而死胎產下。該方即開股三(當歸30克、川芎15克、血餘炭9克、龜板24克)加黃芪120克,龜板缺貨未用。此例說明黃芪重用又可以下死胎,可上可下皆在於氣虛故也。

        黃芪在外科瘡瘍方面,也是一味重要藥物。曾在某西醫院會診一患者,腋下腫瘤摘除之後,傷口久不癒合,不斷滲液,一天不知要換多少紗布。用補益氣血之劑重用黃芪30克藥后滲液減少,不半月而傷口癒合,此黃芪內托之功也。

        癤瘡不是大病而相當棘手,每每此伏彼起,反覆不已。1978年曾治一小孩,自兩歲開始,每至夏季,癤瘡發作,用抗菌素時稍好,稍好又發,如是反覆,交秋之後乃愈。三歲時夏季又發,至秋而愈。及四歲,時正六月,滿頭癤瘡,人雖不瘦而面黃唇淡,舌胖嫩苔白,脈細。此正氣虛不能抗拒病邪所致,擬扶正卻邪標本同治,處方:黃芪、皂角刺、青天葵、野菊花、浙貝母、銀花、蒲公英各9克、陳皮、白朮、甘草各6克,四劑。再診,新起之癤瘡已少,即用前法:黃芪、白朮、茅根花各9克,皂角刺6克,雲茯苓、綠豆、炙甘草12克,四劑。癤瘡乃不再起。患兒之父為軍醫,翌年一月求治斷根,為處預防方:黃芪9克,防風、甘草、浙貝母各6克,陳皮3克,白朮、蒲公英各12克。囑其於四月開始,每周二劑,此後瘡為再發。

        王清任善用黃芪,特別是重用黃,最重者用至八兩(240克),我仿其法治一截癱患者,曾用黃芪十二兩(360克),效果不錯。藥理實驗與臨床都證明黃芪無毒性,但黃芪到底是葯而不是糧食,用之對證則效,用之不當則出偏差。四十年代治一肺結核患者,於養陰除痰葯中加入黃芪9克,服一劑后覺額部發熱,第二劑全面部發熱,三劑面頸均覺熱,撤去黃芪熱自消失,使我印象深刻。曾用補陽還五湯治腦血栓之中風患者,葯后覺頭皮癢甚而體溫增高一度左右,脈稍浮,誤以為外感,改用辛涼解表之劑,一劑而熱退,再用黃芪90克,又再發熱,右上肢活動反而退步,失語稍有進步,乃知辨證不準確。細察患者脈雖然虛大,但舌苔厚膩而舌質不胖亦無齒印,此證痰瘀比較,痰濕重於血瘀,氣有些虛但不甚,改用祛痰為主稍加祛瘀之葯,以五爪龍代黃芪,證雖向好轉。這又是一次教訓。

        雖說黃芪重用可以降壓,有證有據,但黃芪仍然是益氣昇陽之葯,這一點不可不加以注意。如果辨證為肝陽上亢或有內熱之高血壓亦想用幾兩黃芪以降壓,則犯「實實之戒」了!由此可見,藥理學之研究目前尚未能為我們解答全部之問題,仍須辨證論治。

        【張學文】黃芪益氣為棟樑

        黃芪是臨床應用最廣的一味補氣中藥,幾千年來被廣泛地用於多種病證的治療,而且其作用不斷有新的發現,所治病證也越來越多。

        補氣昇陽 用廣效良

        關於黃芪之甘溫補氣昇陽,《神農本草經》即有類似記載。藥理研究發現,其有類性激素作用和興奮中樞神經系統,提高免疫功能的作用,因此應用很廣,也確有很好的療效。張學文應用黃芪幾十年,體會到此葯的補氣作用和昇陽作用非常顯著,如辨證準確,配伍得當,往往可以收到理想效果。

        補氣療虛 

        主治久病元氣虛損,身體羸弱之少氣懶言,語言低弱,四肢疲乏,精神不振等。此時常與人蔘等配伍。古人認為,黃芪善補肌表氣虛,人蔘善補五臟之氣,兩葯合用,則內外表裡氣虛皆補,適用於元氣虛損較重者。如保元湯、十全大補湯等均是參、芪並用,補力強勁。

        補氣健脾

        黃芪補氣,尤長於補中益氣。脾胃氣虛,疲乏無力,四肢倦怠,食少便溏或泄瀉者,炙黃芪配伍白朮、茯苓、党參、山藥等,有很好的益氣健脾作用。如古之名方補中益氣湯、黃芪健中湯等。

        補氣生血

        黃芪補氣為主,而氣血同源,故可用於氣虛兼血虛之證,通過補氣而生血。適用於勞倦內傷之肌熱面赤,脈洪大而虛或血虛頭昏頭暈者。常配伍當歸,如當歸補血湯,也可配伍桂圓肉、鹿角膠、雞血藤、阿膠等補血藥。

        補氣攝血 

        用於氣虛不攝之便血、崩漏、月經過多等。常配伍人蔘、白朮、桂圓肉、當歸等,如歸脾湯。

        補氣助陽 

        氣虛日久,常兼陽虛。黃芪甘溫,如配伍附子、肉桂等,可用於氣陽兩虛之證。如再造散即益氣助陽兼解表證之方,黃芪在方中可補元氣,固肌表,助葯勢,有助於驅邪外出。

        補氣昇陽 

        黃芪補氣,味薄而主升清,本身就有一定升提清陽作用,如配伍人蔘、白朮、柴胡、升麻之品,則可升發脾胃清陽,主治中氣下陷之久泄、脫肛、胃下垂、子宮脫垂等清陽下陷之證,如補中益氣湯、升陷湯。

        補氣生津 

        對氣陰兩傷、氣化不行之消渴,亦可用黃芪之補氣作用,敷布津液而治消渴,如玉液湯。

        補氣活血 其功卓越

        黃芪之益氣作用,世所公認,而對其活血作用,尚認識不足。其實,早在《名醫別錄》中就有它「逐五臟間惡血」的記載,《本經逢源》雲其可以「通調血脈,流行經絡,可無礙於壅滯也」。

        從臨床實踐看,瘀血證存在於眾多疾病的各種階段及證型中,而氣虛血瘀又是造成血瘀證的一種常見病因。因黃芪能補氣;氣為血帥,氣行則血行,氣虛則血運無力,必然運行遲滯而瘀,故氣壯則血暢行。《本經疏證》說:「黃芪利營衛之氣,故凡營衛間阻滯,無不盡通,所謂源清流自潔也。」現代藥理研究證實,黃芪有強心、增加心搏出量、擴張外周血管等作用。因此,黃芪的補氣活血作用,不僅在理論上而且在臨床實踐中均是有充分根據的,以此來治療疑難病證,用途甚廣。

        補氣活血,擅治氣虛血瘀中風 。黃芪大補脾胃元氣,使氣旺以促血行,可用於氣虛血瘀所致的中風。常用炙黃芪20~30克,配合當歸、赤芍、桃仁、紅花、川芎、地龍等,如補陽還五湯,用治半身不遂、口眼歪斜、言語謇澀、下肢痿廢、小便頻數等症。經多年臨床運用,確有較好療效。病久氣虛甚者,黃芪用量可逐漸加大至60~90克。

        補氣通滯,可治血痹 黃芪補氣,使營衛氣足,可推動血運,如配合養血活血葯,可治血痹。如黃芪配伍桂枝、白芍、生薑、大棗,即黃芪桂枝五物湯,治療血痹證之肢體麻木。現代用此方化裁,可用於坐骨神經痛等疑難病證,有較好療效。若以黃芪配伍薑黃、當歸、赤芍、防風、羌活等即蠲痹湯,可用於上肢風濕痹痛,現用於肩周炎等,也取其補氣活血通痹之功。故在臨床上,凡屬血痹證者可大膽用之。

        補氣活血,可消癥散結 部分癥積、腫瘤病人,元氣虛弱,不但因氣虛無力推動氣血運行而致血滯痰凝,而且因氣虛血弱,無力抵抗病邪,驅邪外出,致成癥積、腫瘤。可用黃芪配伍其他扶正、活血、化痰軟堅、消散癥積之品,用於腫瘤的防治,起到扶正祛邪,補氣活血的作用。現代許多腫瘤防治方中均配伍黃芪,其意即在於補氣扶正,消癥散結。

        補氣活血,可治折傷、惡血凝滯腫痛 《普濟方》有黃芪散(黃芪、白芍、生地、附子、當歸、續斷、桂心、乾薑、大黃、花椒)可治跌打、骨折所致惡血瘀滯,凝滯疼痛,具有補氣活血消腫之功。該書還用黃芪配桔梗治療胸痹,也是此意。

        益氣解毒 托毒生肌

        現代藥理研究已證實,黃芪的補氣作用可以提高機體免疫功能,從而可用於多種因免疫功能低下之慢性炎症及瘡癰潰后久不收口之症,能取得良好效果。

        益氣解毒,可治慢性肝炎、慢性胃炎、腎炎等疾病 黃芪補氣作用顯著,具有保護肝臟,防止肝糖原減少的作用,配伍白朮、茯苓、五味子、甘草等益氣健脾葯及茵陳、板藍根、白花蛇舌草、虎杖、蚤休等解毒利濕葯,可治療慢性肝炎(尤其是「乙肝」),現已廣泛地運用於臨床,效果良好。

        若配伍鬱金、烏梅、金錢草,可治慢性膽囊炎;

        配伍黃柏、知母、蒲公英、芡實等,可治慢性泌尿系感染;

        配伍党參、白朮、益母草、茯苓、白茅根、防己等可用於慢性腎炎,消除蛋白尿;

        配伍肉桂、吳茱萸、枳殼、桃仁、紅花、三棱、莪術等,可用於治療萎縮性胃炎,其他如慢性骨髓炎,陰性膿腫等的某些證型,也多有配伍黃芪的。

        益氣托毒,可用於瘡瘍潰后久不收口等 。黃芪有良好的益氣托毒生肌之功,古今廣泛應用它治療氣虛無力托毒外出之陰疽久不潰破或潰后久不收口者。如黃芪配伍當歸、穿山甲、皂角刺、川芎(即《外科正宗》透膿散),用於瘡癰已成膿,外不易潰破且漫腫無頭等症。若配伍人蔘、當歸、熟地、川芎、茯苓、官桂等,可治瘡瘍潰后久不收口者,如內補黃芪湯。

        益氣固表 表虛自汗必用

        黃芪具有很好的益衛固表作用,是治療表虛自汗要葯。如配伍防風、白朮,即玉屏風散,專治表虛自汗、易感冒者。

        配伍牡蠣、小麥、麻黃根,即牡蠣散,可治表虛之自汗或盜汗;

        配伍當歸、生熟地、黃連、黃柏、黃芩,即當歸六黃湯,治陰虛火擾之盜汗。因黃芪最擅長益氣走表,故表虛自汗者多視為必用之品。

        利水退腫,可治風水、皮水

        黃芪的利尿作用較顯著,用藥后尿量可增加64%,已為實驗證實。古方防己黃芪湯,以黃芪配伍防己、白朮、甘草,主治汗出惡風、身重、小便不利之風水;防己茯苓湯,以黃芪配伍茯苓、防己、桂枝、甘草,主治水在皮膚之四肢腫屬皮水者。現代對氣虛水腫病人也常用黃芪,但以生者為佳。

        小 結

        黃芪是補氣的上品,扶正的良劑,性甘溫質柔和,許多疑難病中凡氣虛、氣陷、氣虛血瘀、氣虛水腫、癰瘍久潰不收等證,黃芪皆為首選。

        但用量差異很大,輕者10~15克即可,若配桂枝、甘草等可益氣昇陽升壓;

        中等15~30克,可補中益氣,降壓攝血;

        大量30~60克,可補氣化瘀。

        益氣,固表宜炙用,托毒利水宜生用。

        黃芪性總屬甘溫,用大量又欲避其溫性時,可稍配知母等,制其偏溫燥之弊,以免化熱助熱。

        【郭誠傑】國醫大師巧用黃芪經驗

        ·郭誠傑教授認為,臨床大凡黃芪用量在15克以下者,補益效應偏小,其作用主要在於協助補氣、助氣行血、托里排毒和強身保健四個方面。

        ·黃芪臨床用量在18~30克時,補氣效應才能顯見,此劑量主要治療因氣虛顯著而致的頭暈、水腫等病症。

        ·重用黃芪之量,大於30克,才可發揮升舉下陷、固氣攝脫和益氣通脈之效。

        ·強調黃芪應單獨水煎,這樣獨具其身,補氣力強,再與其他葯湯兌服,其效優於合煎。

        國醫大師郭誠傑教授從事臨床數載,擅長運用中醫方法治療內、外、婦、兒等各科疾病,特別對疑難雜症的治療獨具思維和方法。郭誠傑教授臨床經驗豐富,治療手段或針、或葯、或針葯結合,運用靈活,每收良效。筆者有幸跟師學習,受益匪淺。現將郭誠傑教授臨床較常使用的中藥—黃芪的獨特經驗整理、總結如下。

        黃芪味甘性微溫,善於益氣昇陽,固表斂汗,托毒生肌,利水消腫,郭誠傑教授對黃芪的臨床應用十分廣泛,繼承中又有創新,其對炮製(或生用,或蜜炙,或鹽炒,或酒浸)有考究,用量(大、中、小)有法度,煎服遵症情,據證遣用,得心應手,效如桴鼓。

        劑量偏小,功於助行

        郭誠傑教授認為,臨床大凡黃芪用量在15克以下者,補益效應偏小,其作用主要在於協助補氣、助氣行血、托里排毒和強身保健四個方面。

        氣虛不甚,力在助補

        臨床凡精神不振,稍有倦怠乏力,呼吸氣短,脘腹虛脹,少食便稀,身體微腫的輕型肺氣虛、脾氣虛、脾肺氣虛的患者,治當補脾益肺。郭誠傑教授認為,其補速不宜過快,補量不宜過猛,最適緩補,藥味宜少,藥量宜小,常用党參、人蔘、白朮、茯苓、山藥、黃精之類,以四君子湯、六君子湯、參苓白朮散等為代表,郭誠傑教授常在這些方葯中加入6~12克小劑量的炙黃芪,與其他藥物同煎同服,常常收到較佳療效。郭誠傑教授認為,小劑量的炙黃芪有助於補氣藥物更好地發揮補氣效用。

        血虛之證,補血行血

        郭誠傑教授認為,黃芪雖主以補氣為功,然而於血虛患者治療中加入少量黃芪,可起到補血、助氣行血之效。氣之與血關係密切。「氣行乃血流」「氣為血之帥」「血為氣之母」。《難經本義》云:「氣中有血,血中有氣,氣與血不可須臾相離,乃陰陽互根,自然之理也。」氣旺則血充,氣虛則血少。同時氣推血行,只有氣充,才能有力推動血行,使血達到濡養之目的,正如《血證論·陰陽水火氣血論》云:「運血者即是氣。」故郭誠傑教授臨床治療血虛諸疾時,必在補血方葯如四物湯、膠艾四物湯等中加入黃芪以補血行血,提高療效。

        輔佐正氣,托里排毒

        郭誠傑教授治療中後期乳癰(含漿細胞性乳腺炎)及其他癰腫瘡瘍者或其早期而正氣虛者,均在清熱解毒、消腫散結的方葯中加用小劑量生黃芪,取其托里排毒、輔佐正氣之意,其用量多不超過12克。

        如治療39歲王姓患者,產後1個月因乳汁鬱積右乳結塊、疼痛,1周后右乳頭下方3厘米處結塊較硬,局部微紅,腫脹,發熱,疼痛加重,考慮孩子正在餵奶不願內服藥物,經外院外敷藥物治療1月,疼痛有所減輕,余症如故。郭誠傑教授察其患者精神可,舌紅苔薄黃,脈弦數。乳房局部紅腫發熱,腫塊變軟,為乳癰膿已成而未潰破,遂處以生黃芪12克,當歸9克,川芎9克,瓜蔞15克,赤芍9克,白芍9克,皂刺6克,炒山甲4克,蜂房6克,連翹12克,蒲公英15克,生甘草3克。服3劑后局部潰破,疼痛著減,熱退腫消,後生黃芪增至15克,加減服6劑而愈。

        泡水煮粥,強身健體

        黃芪不僅是名葯,更是強身健體的上等補品。「常飲黃芪水,強身又健體」 ,「常喝黃芪湯,身體保健康」是郭誠傑教授的口頭禪。他常用黃芪5~10克泡水代茶頻飲,解除乏困,消除疲勞,健身防病。對於氣虛體質表現為支持力差、易於出汗、經常感冒者,郭誠傑教授訴其常服黃芪水或黃芪精,也可做黃芪葯粥食用。郭誠傑教授推崇黃芪粳米粥(黃芪10~12克,粳米40~50克,大棗10枚,熬粥,可小補中氣,強身健體)、黃芪枸杞豬骨湯(黃芪15~20克、山藥15~20克、枸杞15~20克、豬骨數塊、薏仁15~20克、紅棗5~10枚,可益氣健胃,強腰補腎)等,長期食用,必收其效。

        中等劑量,補氣效著

        郭誠傑教授認為黃芪臨床用量在18~30克時,補氣效應才能顯見,此劑量主要治療因氣虛顯著而致的頭暈、水腫等病症。郭誠傑教授認為,氣虛較甚者,用藥當首選炙黃芪,因為炙黃芪為補氣要葯,以補脾肺之氣見長,今氣虛明顯,必速補峻補,方能速捷力顯,若用量偏小,則藥力不足,杯水車薪,延誤病情。同時強調黃芪應單獨水煎,這樣獨具其身,補氣力強,再與其他葯湯兌服,其效優於合煎。

        低血壓性頭暈治驗

        郭誠傑教授治療低血壓性頭暈,常在補血補氣葯中均加入炙黃芪20~30克,其補力大為增強。2012年9月6日治一頭暈5年女性患者,每逢月經期、勞累、熬夜后加重,視物昏花,頭腦昏蒙不清,時伴噁心,失眠多夢,舌淡苔薄白,脈沉細無力。多次測定血壓70~80/50~60mmHg。處方:党參15克,白朮12克,茯苓10克,黃精12克,阿膠6克,天麻10克,當歸12克,川芎10克,熟地10克,白芍10克,麥冬10克,五味子10克,大棗6枚。2012年9月13日複診,訴其服6劑后諸症變化不明顯。郭誠傑教授依前方僅加一味炙黃芪30克,並囑單煎兌服。3劑后複診,前訴癥狀明顯好轉,再服20餘劑諸症消失。

        氣虛水腫治驗

        郭誠傑教授臨床治療氣虛水腫,多尊崇張景岳「凡水腫等證乃肺、脾、腎相干之病,蓋水為至陰,故其本在腎;水化於氣,故其標在肺,水惟畏土,故其制在脾」之說,認為水腫多為肺脾腎三臟氣虛所致,肺氣虛不能通調水道,脾氣虛失於運化水濕,腎氣虛水無所主。黃芪具補氣而利水消腫之功,適應於氣虛水腫之小便不利,其典型代表則是《金匱要略》中的防己黃芪湯。郭誠傑教授臨床常喜生品,劑量一般為20~30克。如一患者,雙下肢凹陷性水腫五六年,午後加重,夜尿多,少汗,乏力納差,食后脘腹脹滿,時輕時重,多方求醫效果不佳,郭誠傑教授給予防己黃芪湯加味治療,其中生黃芪用量30克,連服6劑,浮腫明顯消退,后以此方稍做化裁治療月余病癒。

        欲起沉痾,重用其量

        郭誠傑教授認為,重用黃芪之量才可發揮升舉下陷、固氣攝脫和益氣通脈之效。凡臨床中氣下陷、失於升提的各種內臟下垂(胃下垂、腎下垂、子宮脫垂、脫肛等),吐血、衄血、便血、尿血、皮下及內臟各種出血等之脾氣虛衰、失於統攝和氣虛血瘀、脈絡不通之中風偏枯、手足不遂,肺氣虛弱、衛表失固之體虛自汗、氣陰兩虛之盜汗諸證,只有重用其量,才有可能挽危候,起沉痾。

        重補中氣,升舉下陷

        黃芪味輕性浮,秉善升發,既能補益肺脾之氣,又善升舉下陷陽氣,為益氣昇陽之要葯。《本草正義》雲:「黃芪,補益中土,溫養脾胃,凡中氣不振,脾土虛弱,清氣下陷者最宜。」張錫純云:「黃芪既善補氣,又善升氣。」李東垣創立的「益胃昇陽」法以補中益氣湯為代表流傳千古,方中以黃芪為君葯補中昇陽。郭誠傑教授臨證凡見中氣虛衰,氣虛下陷之臟器下垂、脫肛者皆重用黃芪,一般用量為40~60克,以益氣升提,舉陷固攝,恢復中焦氣機。

        2013年9月12日治一位42歲女性患雙側腎下垂2年的患者,方葯:炙黃芪60克(煎湯兌服),党參15克,炒白朮12克,茯苓10克,山藥10克,柴胡10克,升麻10克,陳皮10克,砂仁10克,川斷30克,熟地12克,牛膝10克,炒麥芽30克,炙甘草5克。連服20劑,自覺精神好轉,乏力、納差、腰部下垂、困感明顯減輕,繼服原方,其用量略作調整,共服40劑后,精神可,乏力、納差、腰部下垂感消失,彩色B超檢查:雙側腎臟位置恢復正常。

        氣虛崩漏,益氣固沖

        郭誠傑教授對氣虛,氣不攝血之各種出血,包括婦女崩漏,治療以健脾益氣、攝血固沖為治法,以歸脾湯為主方施治,方中重用生黃芪,用量多為30~60克。

        邊某,女,36歲,2014年3月10日就診(月經第3天)。主訴:半年前因連續加班勞累后陰道突然大量出血,隨即去當地醫院給予止血、輸液治療后血止。近半年來每次月經周期和行經時間均延長,分別為40~50天、10~15天不等,且於非月經期間陰道時有出血,點滴而下,血色鮮紅,無塊,伴有面色萎黃,頭暈目眩,心慌氣短,睏倦無力,失眠多夢,汗出,舌淡少苔,脈細弱略數。郭誠傑教授診斷為崩漏,其證型為氣虛失統,陰血虧少。治宜健脾益氣,養血固沖。方葯:生黃芪40克(單煎兌服),党參20克,白芍12克,當歸15克,熟地12克,川芎12克,炒白朮12克,川斷15克,炒蒲黃6克,阿膠8克(烊化),地榆炭15克,炙甘草5克,水煎服。服上方3劑后陰道僅見點滴出血,繼用上方3劑月經乾淨,但仍感神疲睏倦,說話無力,心慌,眠差,腰酸,脈沉細無力。宜益氣健脾,養心補腎。方葯:生黃芪、炙黃芪各30克(合煎兌服),党參20克,炒白朮15克,山藥12克,白芍12克,當歸15克,熟地15克,川芎12克,桂圓肉12克,炒棗仁20克,茯神20克,川斷20克,菟絲子12克,炙甘草3克,大棗6枚,服15劑,諸症基本消除,繼服10劑以鞏固療效,隨訪3個月療效滿意。

        中風偏枯,補氣活血

        黃芪益氣作用人所共知,然其也具活血通絡之功。《名醫別錄》載黃芪可「逐五臟間惡血」。《本草逢源》述黃芪能「調通血脈,流行經絡,可無礙無壅滯也」。清代王清任更是氣虛血瘀理論用於臨床的典範,創立的「補陽還五湯」為治療中風偏癱的代表方,方中生黃芪為主葯,用量達120克。大量研究資料表明,足量的黃芪是補陽還五湯治療中風取得療效的重要保證。郭誠傑教授非常讚賞、推崇王清任中風氣虛血瘀論,臨床凡見半身不遂皆以補陽還五湯加減治療,其中黃芪用量少則60克,多則120克,其新病者用量較少,後遺症期和恢復期用量均較大;偏癱之上下肢可動者用量偏少,不動、難動者用量偏大;無氣虛者用量較輕,氣虛明顯者重用其量;血壓正常或偏低者重用,血壓偏高者輕用(配合服用降壓藥)。

        郭誠傑教授曾治一左側上下肢偏癱兩年、伴肌肉明顯萎縮的患者,郭誠傑教授以益氣活血、祛瘀通絡為法,用補陽還五湯加減治療,其中生黃芪120克,一日一劑,並囑每日堅持康復訓練,半月後癱瘓側知覺、運動較前稍有好轉。繼用上方隨症加減治療3個月,患者生活基本自理。

        固攝衛氣,益氣斂汗

        黃芪能固表止汗,其作用如《內經》所云: 「衛氣者,所以溫分肉,充皮毛,肥腠理,而司開合也。」衛氣虛弱,腠理失固,則見自汗、盜汗、黃汗、戰汗、產後汗出不止。郭誠傑教授治汗證常以玉屏風散加味,其中黃芪用量都在50克以上,有的高達100克。

        患者李某,因一次感冒后五年來靜時汗出,動則尤甚,稍有重體力勞動則大汗淋漓,伴畏惡風,乏力,便溏,舌淡,脈沉無力。當地中醫醫院給予固表止汗、養陰斂汗治療效果均不佳。脈證合參,郭誠傑教授辨證為脾肺氣虛,衛外不固,營陰外泄,治當補脾益肺,斂陰止汗。

        方葯:生黃芪80克,防風12克,白朮15克,党參12克,麻黃根12克,五味子12克,浮小麥一把,服14劑后,自述自汗明顯減少。繼用該方加減治療,生黃芪用量在60~80克, 前後共服30餘劑,諸症消失,半年後隨訪療效鞏固。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路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裡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繫。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button id="eesng"><acronym id="eesng"></acronym></button>

          <dd id="eesng"></dd>
          <button id="eesng"></button>
              1. <progress id="eesng"></progress>
                <tbody id="eesng"><track id="eesng"></track></tbody>
                <em id="eesng"><tr id="eesng"></tr></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