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 wap版 | 網站主頁 | HOME | 3G網頁
<button id="qiagd"><acronym id="qiagd"></acronym></button>

<dd id="qiagd"></dd>
<button id="qiagd"></button>
      1. <progress id="qiagd"></progress>
        <tbody id="qiagd"><track id="qiagd"></track></tbody>
        <em id="qiagd"><tr id="qiagd"></tr></em>

        hl1bwcdm / 文件夾1 / 9.5高分電影23年後重映:這位最會撒謊的父...

        分享

           

        9.5高分電影23年後重映:這位最會撒謊的父親,憑什麼感動全世界?

        2020-01-10  hl1bwcdm


        作者:蘑菇姑姑
        公眾號:武志紅
        前段時間主持人李艾在《新生日記》里的一番話上了熱搜,她說:
        曾經對兩性關係沒有安全感,認為一個女人最重要的決定不是找什麼工作,不是去哪裡生活,也不是嫁什麼樣的男人,而是給孩子找什麼樣的爸爸。

        因為工作可以換、地方可以換、甚至老公都可以換,但孩子的爸爸是無法改變的事情,不管你以後對這個男人愛也好,恨也罷,他是孩子爸爸這件事是不可能再改變的事實。
        這段話有很多人贊同,也很多人反對。

        但是不管如何,它說出了一個確鑿無疑的事實:

        選擇一個男人作為結婚對象的時候,女人不僅要考慮愛情,也要考慮一個男人勝任父親的能力。

        可一個未婚的女人,要憑什麼判斷這個男人適不適合當孩子的爸爸呢? 

        巧合的是,時隔23年,經典奧斯卡電影《美麗人生》在全國院線重映了,影片中的男主「基度」給我們呈現了一個強大父親的形象。

        就這個人物我們似乎可以回答這個問題。

        01.
        小丑或英雄


        《美麗人生》的主人公基度,是一個普通從鄉下來到城市的青年。他來投奔親戚,想在這個城市裡開個小書店為生。

        文藝青年的神經質和不現實在他身上都有。

        他很擅長編故事,隨口就來,一會說自己是這一帶的王子,一會說自己是羅馬教的督學,看起來極其荒唐不靠譜。

        基度的愛情源於一次偶遇,途經一座穀倉塔樓時,他遇見了姑娘多拉。他對她一見鍾情, 稱呼她為「公主!」並把自己當作了落難的王子。


        為了引起多拉的注意,基度去冒充來學校視察的人員。

        他站在桌子上跳舞,誇張的表演,只為博美人一笑。和那些一臉嚴肅的官員比起來,他像個成人世界的小丑。

        但他又是那麼特別,他的幽默感是毫無束縛感的生命力,成功吸引了多拉的注意。

        像所有愛情故事一樣,多拉有一個「無趣但正確」的未婚夫。家裡人都逼著她嫁給這個「正確的人」。

        多拉卻拋棄了一切,嫁給了腦洞清奇、熱情似火的基多。

        然而幸福的家庭生活沒有持續多久。在兒子喬舒亞五歲生日的那天,基度一家被納粹抓走,送往猶太人集中營。

        如果說電影前半部分在鋪墊基度的性格, 後半部分就在講這種性格在面對極致苦難所散發的人性光輝。

        在集中營里,基度為兒子努力營造著安全感。

        他告訴兒子,這個地方正在進行一場遊戲,遊戲的唯一要求是:躲起來,不能被別人發現。

        先得一千分就勝出,獎品是:一輛坦克。


        如果你違反了三條規定中的任何一條,你的得分就會被扣光:

        一、如果你哭;
        二、如果你想要見媽媽;
        三、如果你餓了,想要吃點心!

        在這裡:

        毒氣室被他說成了浴室,儘管有的人去了回不來;

        有人被拉去焚化爐活活燒死,他卻用來跟兒子開玩笑;

        勞作無比殘酷,他卻興奮地跟兒子炫耀:我今天得了48分。

        於是,冰冷的監獄,兇狠的士兵……在兒子眼中都成了一場積分的遊戲。

        為了安慰妻子,在路過集中營的廣播室時,他冒著危險在廣播里呼喊妻子的名字,他想告訴她,他和兒子都還活著。

        而且,他趁著在餐廳做侍者的機會,為妻子播放了《船歌》,這首曾經響在他們定情之夜的歌曲,安慰了妻子的心。


        後來,納粹德國戰敗。

        就在盟軍將要來的前一夜,納粹決定殺掉集中營里的所有猶太人。

        這也是基度生命的最後一晚。

        這天夜裡到處是殺人的槍聲,父親將兒子藏在一個垃圾桶里,他想去找妻子。

        然而,他迎面碰上了巡邏的納粹。

        就在他被槍斃的最後一個拐角,他路過了藏著兒子的鐵箱子,他知道兒子正從箱子的縫隙里看著自己,於是他裝出一副滑稽的樣子,惹得兒子笑出聲來。

        他在生命最後一刻也讓兒子相信這是一個遊戲,不要害怕……砰,拐角處槍響了,兒子腦子裡留下的,是父親最後的滑稽模樣。


        第二天清晨,終於,盟軍的坦克開進來,所有納粹都撤走了,兒子鑽出里鐵箱,哇,一輛真的坦克,這就是獎品!

        他看到真坦克的驚喜的表情,相信令所有觀眾都哭了。

        這正是他的父親用生命為他交換來的「驚喜」。

        兒子與妻子終於在陽光下團聚在一起,他的兒子興奮地告訴母親:媽媽,我們贏了!


        確實,在這一場浩劫當中,他們贏了,因為,他們有一個英雄的丈夫與父親。這時候你再看這個又瘦又矮小、像小丑的男人,覺得他高大偉岸了許多。

        槍炮、炸藥、毒氣、死亡、飢餓,這些東西看似強大,但最後的勝利者,卻屬於一個父親的愛。

        02.
         所謂「意志的勝利」


        我們回過頭看基度,全片中有一段話很好地呈現了他的性格。基度在叔叔的餐廳做服務員,叔叔指導他如何做服務員,他說:
        你做服務員,應該學向日葵。向日葵向太陽鞠躬。

        你看到鞠得太低的向日葵直不起來,那就意味著它們已枯死!

        你是侍應,不是下人。

        服務是提高自我的藝術。

        就像上帝為人服務,但上帝不是下人。


        這是一句雙關語,也提示著我們和命運的關係。

        之所以在悲慘的時代和社會命運之前,人類總可以有選擇,總會「贏」,是因為:

        雖然環境不可以改變,但是人類擁有自由意志,只要我們認為自己不是命運的僕人,我們就可以不是!

        可以說,這也是基度的人生哲學——他從來不被環境定義,他一直都在選擇自己和環境的關係。

        基度最厲害的本事是:所有普通的現實事件到了他那裡,他都有能力把它轉化成另外的「意義」。

        一個普通姑娘的相遇,他會說成是王子和公主的相遇;

        一次納粹迫害,可以說成是一個遊戲……


        客觀事物,不是一成不變的,因為每個人的定義不同,客觀世界呈現也就不一樣。

        這就是心理學說的:每個人都活在自己的心理事實中。

        哲學上的命題是,這個世界上沒有真正純粹客觀的事物,所有客觀都有主觀的烙印。

        同一個事件,詮釋不相同,意義也就不相同。

        基度一直帶著這一種主觀的精神力量。即使在貧瘠、甚至危急萬分的生活中,他會告訴你他看到的世界不一樣,並且讓你相信。

        這是一種精神上的強大,他始終不被恐懼佔有,而是做自己的主人,選擇尊嚴。

        但這正是哲學上「自由」的一種定義——


        自由不是你總能夠改變現實,
        而是在同樣的現實面前,
        你總能夠選擇你和這個現實的關係。


        基度的精神本質,是他總在做一個現實「轉換器」,擁有一種可貴的愛的創造能力。

        03 .
        父親的選擇和精神傳承


        這讓我想起了「在今天我們如何做父親」的話題。

        記得網上有一張經典的圖片:下雨,一個父親給兒子撐傘,傘都打在兒子頭上,自己的背上全都淋濕了。


        這張圖片從背後拍的,取名叫做「父愛」。

        這個畫面感動了很多人,因為它暗喻了一個經典的父子關係——父親對兒子的「庇佑」。

        所有的父親都用他最大的力量把孩子置於自己的保護之下。不但保護,而且是托舉,渴望他走到更遠。

        哪怕他現實社會中不是一個世俗意義上成功的父親,他也在盡其所能完成這樣的職責。然而現實中父親的保護和愛里包含的具體內容,卻各有不同。

        隨便舉兩個父親的例子:

        第一個父親,是北漂。

        有一次聊天,他下定決心似地對我說:「我已經想好了,我不會給我的兒子買房買車,我就是赤手空拳來到台湾的,我沒有,他憑什麼要有,他也得自己去拼。」

        他每天都是這樣跟7歲的兒子說的,「你的一切都靠自己,將來我什麼都不會給你!」

        第二個父親,他是一個創一代里成功的企業家,隨著年紀的增加,他最擔心的是兒子接不了班。每天他看著兒子,最大的心情是擔憂和焦慮。

        而兒子的狀態更可憐,二十齣頭,戰戰兢兢地混在一堆三四十歲的老男人人群里,那些男人都是公司的股東高層或者重要合作夥伴,他在為接班做準備,但是處處感到這些人的不信任在碾壓他。

        這兩個父親無一例外愛孩子,希望孩子好,也要比自己好;

        但是,第一個父親他對孩子的基本態度是恐嚇」。

        雖然出發點是好的——希望他像自己一樣自立自強。

        但是他描述的,卻是一個「殘酷」的世界——「不奮鬥就一無所有,誰都看不起你。」

        無疑這是他心中世界的投射,他面對這個世界的方式。

        你的力量需要證明,你必須要自己去證明!

        ——他對兒子的這種期待,藏著他一輩子在尋找的關於「自證」的恐懼、匱乏。

        在父親這樣的人生態度里,兒子感知到的是:

        生命,是一場「落後就要毀滅」的自證遊戲。

        第二個父親對孩子的基本態度是擔憂」。

        「我怕你不行!」

        這也是很多相對成功的父親和兒子的關係。

        這個兒子生來就在一個陰影里——父親的成功。

        父親看他百般不擔憂,生怕一生奮鬥的基業砸在不成器的兒子手中。

        兒子到底要怎麼樣證明自己,才配得上父親的信任呢?

        虎視眈眈的還有父親身邊的所有合作夥伴,身為繼承者,坐上高位意味著德不配位的自我懷疑和恐懼。

        生命此刻和未來可能是一場很久的「自我懷疑」。


        我時常會想,面對自己的孩子,該用怎樣的方式去向他描述這個世界。作為兒子,在怎樣的激勵下能擁有美麗的人生?

        這裡不僅僅有物質傳承的問題,更是精神傳承的問題。上述兩個父親不可謂不「強大」,一個是奮鬥者,一個是成功者。

        但是他們內在和 這個世界的基本關係卻很「喪」,這導致他們傳遞給兒子看待世界的基本態度是緊張的、恐懼的。

        怎麼做父親,才能真正提供力量和庇護呢?首先問我們自己:內心有沒有力量和安全感?如果我們自己就被「喪」主導,那精神上的弱小症還會傳下去。

        說到這裡,我又想起了第三個父親,他其實很關注孩子的生存力,但他也是特別擔心他做不到,因為他埋怨自己孩子「慢吞吞,性格溫吞」。

        他的原話是說,「我等他可以,可長大了誰等他?社會上誰會遷就他?」所以他在家裡就非常嚴厲地催促兒子。孩子變得膽小怕事很容易哭,情緒不穩定。

        兒子一哭,他還更看不慣地說:
        你這麼容易哭,長大了別人一說你,你也哭嗎?能不能堅強一點?
        問題是兒子能被罵到堅強起來嗎?

        一個人不會因為外界的打壓而長出內在力量來。反而,內在力量只能通過呵護和鼓勵,才能感覺自己安全,才能願意生髮。

        長大了的挫折要長大了再面對,孩子小時候需要很多愛,去長大。而且外界越是殘酷,他心裡就越必須有一個人包容寬容他自己。

        而這構成他一生自我相處的方式,他自己和自己相處的方式,正是早期父母和他相處的方式的複製版。 

        在我看來,總用殘酷的一面教育孩子的父親,那是在訴說父親本人的失落,以及對世界的不信任。

        「世界」在他的詮釋下,要麼是一個龐大的弱肉強食的競技場,要麼是一個落後就出局的冷漠之地,

        在這樣的教育下,孩子會接受這個暗示,會「說服」自己表現得強大,但這和真正的強大是兩回事。

        在《美麗人生》這部電影中,你可以說它是極度虛構的、浪漫主義的情懷,不現實,但正是因為不現實它才感動了我們,因為我們尚還沒有意識到自己缺乏這種傳遞愛的創造力。


        最好的父親,是為孩子撐起一片天,而不是過早把殘酷植入給他們;

        在恐嚇、挫折、缺愛的環境中成長的孩子,長大了或許也會有效地生存,但是和世界的關係將始終是「不美麗」的。

        04 .
        做一個真正強大的父親


        做一個好父親,不僅是靠「拼爹」資源,更多的傳承要靠精神傳遞完成。

        電影《美麗人生》中,即使在集中營這樣殘酷的環境里,幼年的孩子仍然感覺世界是接納他的,這樣一個美好的夢從沒有破碎。

        「相信有一天我總會碰到那輛真的坦克」,這種希望和感覺成為他的真正護佑。


        年幼的孩子需要一個父親撐起的精神童話,讓他和這個世界有美好的關係,然後以這個為模版長出自己美好的一生。

        這個從集中營里死裡逃生的兒子,其實用不了多少年,就會從歷史課上學到集中營到底是什麼,就會知道真相是殘酷的;然而與真相一同到來的還會一個如夢初醒,那場遊戲的真正含義,其實是讓他理解父親是誰、真正的愛是什麼。

        父親用犧牲,教會了他什麼是真正的愛。

        他一定會長大到去面對真相的,但是前提是,他要等到那一天。

        他有足夠的能力去理解真相,還有足夠的能力去接受真相,才能用愛去轉換殘酷。

        在這之前,他需要的是父親的童話。

        電影的最後,當年的小男孩用蒼老的畫外音說:「這是我的經歷,這是我父親所作的犧牲,這是父親賜我的恩典。」 

        他從父愛里得到的精神財富幫他度過了美麗的一生,這時候你才明白為什麼這個電影要叫「美麗人生」了。


        什麼是你心中真正的男人? 

        根據調查,女性心中最渴望的男人的特質:排名第一是負責任,第二是有上進心。但我說,除了這些跟家庭繁衍有關的男性角色的標準外,「浪漫」是一個男人更本質的品質。

        這個浪漫,不是送玫瑰花這種浪漫,而是富有創造性的情感能力

        多數男人從小被訓練形成的自我,是達成目標的男性特質,很少有人要求他們具備情感能力。然而他會不會愛,能不能夠具備強烈的愛的信念,這件事才決定了他身邊的家人是否幸福。

        《美麗人生》的電影只不過用極端的形式,把這種選擇放在了生死面前。

        但浪漫的精神放到哪個年代都是不變的,它實質上是一種精神上的強大,一種面對生活殘酷現實時很大的樂觀力量。

        一個男人的終極「浪漫」,是他的情感品質,是否具有提供支持的功能。

        基度從未放棄表達愛,選擇著自己的尊嚴和自由。作為父親,他送給兒子最好的禮物,就是讓他也一樣相信「人生是美麗的」。

        每個父親都是極度愛孩子的,但愛的能力各個不一樣,希望這個電影可以給我們一些提醒:

        如果這個時代、社會的環境不可戰勝,
        那每個父親自己如何選擇自己的「相信」呢?
        什麼是我們要傳遞給下一代的人生意義?

        你的選擇又將是什麼……


        作者簡介:蘑菇姑姑,國家二級諮詢師,前大型婚戀網站主編,多家媒體心理專欄簽約作者,情景式女性寫作療愈推廣人。公號「Miss蘑菇姑姑」(housewife-online)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路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裡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繫。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button id="qiagd"><acronym id="qiagd"></acronym></button>

          <dd id="qiagd"></dd>
          <button id="qiagd"></button>
              1. <progress id="qiagd"></progress>
                <tbody id="qiagd"><track id="qiagd"></track></tbody>
                <em id="qiagd"><tr id="qiagd"></tr></em>